【凌邕ABO】金风玉露-和亲记(4)

上文: (1)   (2)  (3)


相安无事的过了几日,宇文邕也是格外悠闲,白日里元凌需去校场操练着玄甲军,两人自然碰不着面;等到了晚上,宇文邕只从床上拿过被子在地面铺好,举止娴熟的样子,想来也不止做过这一次了。

月色刚爬上树梢,元凌才回了寝宫,这第一眼便看细软都被收拾的如此妥当“这么不待见我?”

宇文邕翻看着书册,眼眸微陷,只轻抿了口茶水“待不待见,你总得回来。”

“这回可不一定了。”元凌解着外衫,慢吞道:“父皇下命,明日武场待旨,看来夺金符是势在必行之事了。”

宇文邕眉目微挑,问道:“你不想?”

“想与不想,都是要做的。”元凌将衣物挂在了架上,眼角瞟过门纱上映出的森森倒影。

元凌冷笑一声,弯过腰将下颚轻枕在宇文邕的肩头,用近乎气音道:“夜夜都在门外守着,可真是有心了。”

宇文邕盯着窗外透过布帘落下的细长光影沉默片刻道:“该庆幸,他还未动手,你还活着。”

“这日子不会远了,我们也该料想下一步了。”我们一词,愣是将宇文邕拉入了同一阵营。

宇文邕想,这不过是互惠互利,两人谁也亏不得谁,等一切尘埃落定,元凌登得大统,自个儿也能回国协助皇兄夺回大权。

那会儿,庄生瞧得陨落的蝴蝶,也该从梦中醒来了。

宇文邕还未从臆想之中清醒,就觉掌心一热,等垂头一看就直接被人牵着往床边走去“做什么?”

元凌转身一笑,明亮的暖光打在这人脸上,那星眸皓齿的模样让宇文邕愣了神,等被人拥着坐在床侧时,才听一声道:“做戏可要做全套。”

宇文邕皱着眉还没问出口,就听元凌幽幽道:“潮热可得好几日,我们这层关系要想让他人信,戏总不能少。”

自那晚临时结印之后,宇文邕便服用了药物以便压制,坤泽与身俱来该有的顺从感,宇文邕不想过多感知。

历的越多,便越习惯,便更依赖。他怕,有一日离不开元凌,这种信赖不该来自帝王家。

“在想什么?”宇文邕将床帘拂下,转而拉着宇文邕躺了下去,期间这人一言不发,那模样倒像是含了些许委屈一般“叫,你可会?”

“什么?”宇文邕茫然相问,然而他立刻后悔,却是已迟

元凌憋着笑意,佯装正经道:“哪有人做那事,一声不吭的。”看着宇文邕愣神半响后,那下意识半张开口唇不知如何言语的模样,元凌只觉偶尔逗弄一番倒也有趣。

宇文邕如实答道:“不会。”却突闻一丝烈香蔓延在身侧,这人又是将气味释放了出来,虽说只有些许,却足以让他轻喘出声“你,别太过分。”

这话故意提高了嗓子,生怕外头之人听漏了去“若受不住,便叫出来,我爱听。”说罢,便俯下身子在那人耳边说了句“权宜之计。”

元凌盯着这人,他眼底仿佛洒落了漫天的星光,可给人的感觉却又比那遥远的天星都要泠洌几分“但我却,不想让你走了。”

侍从在门外只听得调情话语,那程度足以让人脸红心跳,而当他回去汇报之时,也把每一步如实相禀。

元溟听了,略微犹豫才算将黑子落了下来“日夜笙欢,倒不像四哥的性格。”

侍从道:“许是新婚燕尔,难舍难分。”

元溟面上斑驳不清“若宇文邕在西魏出了事,为安抚北齐,父皇必定不会轻饶元凌。可如今,这两人亲昵异常,倒也省了事,父皇必因猜疑,而与他产生隔阂,无论何种,与我们都只有益而无害。”
“那明日夺取金符一事,九皇子可有把握。”

元溟笑了一声,棋盘上已然黑子取胜“夺金符为假,收兵权亦为真。”

十里沙场,三军肃穆,天帝立于高处静看皇子们英勇夺弓,争夺中一玄甲黑衣的男子脱颖而出拔得头筹,这男子剑眉星目,正是四皇子元凌。

天帝对其赞赏有加,转眼看向元湛时,不免关怀了声“近日身子可有好转。”

元湛谦逊有礼道:“已然好多。”

天帝点了点头,便对元凌道:“金符在军阵之中,去吧。”

而这边,宇文邕不知为何有些心神不定了起来,举步思筹之下,便偷摸着往武场走去。

等到了外头,守卫森严不已,宇文邕并不想惹人注意,便只打算在外头候着。

不曾想元凌没等出来,倒看到一随从跑了过来,宇文邕认得,这人时常跟在元凌身侧,叫李麟。

李麟拱手致意道:“主子,请随我来。”

宇文邕往武场里头望了一眼,心中虽有疑惑,却也跟在了他后头。

军阵中硝烟弥漫,危机四伏,元凌与其他皇子分散了开来,只携着十一皇子元澈奋勇击敌取得锦囊,等打开之时,却发现里面不是金符,而是失窃已久的九城兵符。

元澈惊骇一声“四皇兄,这是怎么回事!”

元凌紧握锦囊,在元溟带着兵将赶来之时,才算心如明镜。

元溟摆出一副正义凌然的样子,身侧还跟着太子元灏“四皇子偷盗兵符,人赃并获,奉皇上密旨缉拿回宫。”

摆明了栽赃嫁祸,元凌早已了然,十一却上前一步道:“锦囊中本该是金符,如今被换成兵符,我与四哥皆不知晓。”

元溟勾着嘴角,冷笑一声“大家只瞧见元凌手中拿着兵符。这已足够捉拿。”

元凌声音透着凉意“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,却不知你可有这个本事。”

剑拔弩张之下,元灏看着元凌,嘴上却也犹豫了起来“许是误会,四弟不是这般的人。”

元溟轻瞟了元灏一眼,好似不将这人当回事一般“太子殿下,这可是父皇之命,谁敢违旨?”

打斗之中,两人退至悬崖走投无路,功高震主一说在帝王之家并不陌生,元凌岂会不懂容不下自己的岂止有皇上,他却无法想象,如此逼迫手足兄弟之人将来怎能治理天下。

元凌磊落光明,无畏无惧,眸光幽沉道,“归离剑下从无降将,生死自当由我自己决定,断不会受任何人摆布。”转身便决然跳下悬崖,与此同时一支利箭破风而来正中元凌胸口。

在元澈的呼喊中,元凌无力地坠入了崖底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日更成就达成!

评论 ( 6 )
热度 ( 46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