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藏空】西行那些事♂儿(1)

取经不如恋爱番


自白骨精一事后,四人依旧拎着包袱一路向西,这过程与之前是一成不变,除了...

猪八戒抱着被禄就是蹭到和尚身旁,眼珠子咕噜一转,就是笑的不怀好意“师父,怎么样?”

唐僧撑着下巴,一脸的懒散,眼倒始终瞧着不远处,猴子靠在树干上,那被月光笼罩的薄影,依旧像极了那人月下乐舞“什么怎么样?”

“师父,我还能不知道你嘛。”说着猪屁股一撅,就这么坐了下来,手还不住的指着一旁“还没搞定?”

和尚道:“一块石头,还能怎么搞?”

猪八戒摸着下巴,就是掂量了几眼孙悟空“那就用最老套的法子,”两手这么不规矩的一笔画,就是恩了声“懂了吧。”

和尚了然的点了点头,这么一个拍手,就是对猪头说了句“今晚,你两睡远点,我..”

话没说完,猪八戒挑了个眉,一脸猥琐的样子甚是欠揍“放心,不会打扰到你们的。”说着,就是抱着小被禄,顺带拽上鱼怪去了另一山头,估摸着不会听到什么妖怪不宜的声音后,才是齐齐躺下,打起了呼。

和尚掌下搭在眉间,就是眺望了记“走的还挺快。”

 

“悟空。”

孙悟空睁着一眼,从头到尾扫视了番,随即就是不耐道:“死秃驴,心跳怎么这么快。”

这话一听,和尚还真是抚上了心口,人也干笑了几声“哈哈,”两手往后一挥舞,身子自然而然也靠在了树干上,这手又是不规矩的在粗糙的树皮上爬了一阵,如鼓起勇气般,大叫了声,就扣上了孙悟空的肩胛,又是一个使力将猴搂进了怀中。

“想死?”一句反问,近乎咬牙切齿。

可这还没发泄完,就看那人往下一倒,随着力道,两人自然以天为席,以地为被的搂在了一快。

只是这体位,还是让孙悟空笑看着身上那人“做什么”语调轻转“恩?”让和尚想不明白,这猴子着算是高兴还是生气。

“为师,就,就是想,想。”

没让和尚想完,孙悟空笑的更开,连带两边尖牙都露了出来“师父,你猜我现在是高兴呢,还是不高兴?”火眼金睛还真能当读心术般使了。

只剩啊的一声响彻星空。

连另一头的猪与鱼都是被震得一抖,猪八戒砸吧了两下嘴,又是翻了个身,手臂顺带搭上了鱼怪,迷糊间还是说了句“师父,好开心啊。”

 

等到了第二日,猪八戒打着哈欠就又坐了回来,看着和尚颓废的身影,双手就是往后一撑,眼自然是看到了叼着树枝四处望风的猴子“失败了?”

听到猪声,和尚才是醒了过来,指尖一触到眼上淤青,顿时嘶哑咧嘴的记“死猪头!”咬牙切齿下就是往前一倾,直接要对脖子上手了“出的什么馊主意!”

这左避一下,右躲一下,猪八戒才是喘着气说“这都成国宝了”好不容易将人摆脱,才是道:“师父,你这是干了多不人道的事!”

和尚微微一笑,手上不停除着草“你不是说猴子是块石头,得要焐热才行!”两臂往前一挥,就是搂住了自己的肩膀“我这还没抱上呢,就给我揍成这样。”

“看出来了,师父”猪八戒语重心长的总结了一番“你就是缺心眼。”

看和尚缓过了神,猪头才是吐了口气,意味深长的说“让你生米煮成熟饭,你倒好,煮了个稀饭出来。”

闻言,鱼怪倒是端了饭碗跑了过来。

 

一行人,又是往西直行了过去,等到了小溪边时,和尚又是往那一坐,撑着下颚就是盯着猴子瞧,瞬时将那人吃桃的动作都铭记眼内“那你说,该怎么办?”

“你别看猴子这样,却是好骗。”说着就是将和尚的手捞了过来,这还没等人反应上,就是上嘴啃了一口“师父,给你制造个好机会。”说着还呸上了几口。

这边和尚还没叫完,猴子就是瞥了他一眼,随即看回了正前方,转瞬即逝间,那人还是禁了声,却不是吓得。

而是在猴子眼中看到了本不该属于他的苍凉。

等猪八戒叫到第十声时,和尚才算回了神,当下也就一巴掌拍了过去,那指尖上还残存着细小的伤口,此时,也是沾上了猪头脸上厚重的油粉,更是觉得刺痛。这没几下,倒是热泪盈眶了起来。

猪头一看,两手直接拍了记,就把和尚推了出去“对对,就这样师父,猴子啥都不吃,唯独苦肉计能唬到了。”

“悟,悟空啊”和尚喉头一滚动,手还没从身后拿出,就是看猴子眯着眼瞥了过来,显得格外慵懒。

“师父,怎么结巴了?”

“没,没啊!”和尚清了个嗓,瞬时拿出只在鞭打时才会露出的霸气,脸上一虎,顺带连声音都粗了起来“为师受伤了!”

 “死秃驴”孙悟空将树枝吐出,身体往前一挺,顺手将和尚的手给抓了回来“戚,这么小的口子”说着也就随手在地上拔了几根野草抹了上去。

“啊!”一声还没叫完,就是看猴子飞了记眼刀过来,当下也就止住了嘴,只是依旧随着揉捏的动作闷叫着。

孙悟空拍了拍手掌,左右欣赏着完成品,不时感叹了句“这不就得了。”

盯着眼前出现了三重影子的手指,脚步左右一茬,直接倒在了猴子身上“血出的更多了。”这手瞬时附在了那猴腰间。

果不其然,紧绷的肌肤下猴子还是咬牙闷声了句“死秃驴,在碰我底线,信不信把你给打折了?”

腰间力道紧了些,余光却是瞥到猪八戒正对着自个儿挤眉弄眼,见此,和尚也是重重的点了头,下了个狠心“你害怕?”

孙悟空冷笑了声,身体倒是松懈了些,许是习惯被体温所缭绕“曾几何时,齐天大圣大闹天宫,到如今会怕你这么个连招式都发挥不全的驱魔人?”

和尚嘘了声,掌下顺着猴子脊背碾磨而过,最终挽起了那人垂在身侧的手,又将它安于心口“昨日,为什么打为师?”

“别说打了,我要是高兴,也可以将你撕成碎末,就跟..段小姐一样。”

果然,搂的力道更为加重,如同要揉进血肉一般,孙悟空似乎都觉得疼了起来,却是不知这痛感来自哪里“说到痛处了?秃驴,你这情劫怕是过不去了。”

有过痛苦,方知众生痛苦

“大爱与小爱皆是人间百态,要渡众生成佛,必渡自己除魔”

有过执着,放下执着。

“昨日,为师抱你,并不是因为段小姐。”心口上的力道也是一紧“只是心中所想。”

有过牵挂,了无牵挂。

“秃驴..你抱的太紧了。”

和尚垂目而感,直到腰间有一物轻柔搭上,才是松了气,随即对着远处看热闹的猪头挑了眉。

鱼怪看了几眼,就是转了身“大师兄还是这么好哄。”

“师父道行太深,对猴子的秉性更是了解。”猪头扬天看了阵“不知他们还得抱多久,搭锅吧!”

 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57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