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越端】狐妖长成录(1)

AU设定  

除妖越X狐妖端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北林有狐,实为九尾。 
狐虽小其心之大,不知世外天地之广也。 
 
这是小狐狸成人的第十天,他本能的想甩着后头早已幻化无影的九条尾巴,两眼睁得圆咕噜的往四周山林多瞧了几眼“总算能走出这片山,也不知那柴夫现如何。” 
小狐在林中修炼了百年之久,他自幼听族中长辈说起,若要成人好歹需要上千年。 
他们说,小狐狸便信了。 
但日夜的修行却也比不上朝夕间的好运。 
他不过闲来无事在后山溜个食,却正巧见一柴夫模样的穷酸汉子以脸着地的姿势趴在了山川下,从上头淌下的涓涓细流不断在他的鼻嘴处冲刷而过。 
而他只皱着眉,连动都不曾动一下,若在没人管他,保不齐离窒息不久矣。 
小狐狸出于日行一善的原则,只轻一步重一步的踏了过去,先是附耳贴在了他的胸口,耳朵上那毛茸茸的几撮呆毛不巧的在柴夫鼻子下飘然而过。 
这下他的眉目皱的更深了些。 
“呼,怎么这么重!”小狐狸用头在他的腰际处顶了半响,方才将人整个掀了起来。 
而他也因惯性的作用下,整只狐狸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柴夫的胸口。 
小狐狸伸着他的小短手揉了揉头毛,还没将满腔委屈吐出就是看那柴夫心口处忽的红光大作。 
剩下的事小狐狸记不太清,只记得他睁眼第一件事儿就是看到他蓦的长出了手与脚。 
小狐狸下山后便上了天墉,至于为何? 
完全是源于他在山下遇着了一个叫风晴雪的女人,疯疯癫癫的拽着他在河边烤起了鱼。 
她脑子绝对不灵光!明明能生吃的东西怎么就非要杀了在烤呢?太傻…… 
小狐狸想着这般人都能上天墉修仙?他堂堂一小妖自然也是可以的。 
恰巧,三年一度的天墉招生大会如火如荼的开始了。 
 
他随口胡诌了父母双亡的凄惨经历,诉说的声泪俱下,还真将掌事弟子哄的一愣一愣的。 
“那,师兄,我可以入门了么?”小狐狸睁着两只泛着泪光的眼,巴巴的瞧着他。 
掌事弟子拼命点了点头,抬手就在簿册上写了几笔,头也未抬的问了句“姓甚名谁?” 
彼时小狐狸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一人瞧了半响,听到问话方才堪堪转过目光,开口便问道:“他叫什么?” 
掌事弟子顺着他的手望了过去,当下面色不悦道:“哦,他啊,我们天墉城的头号弟子,大师兄,陵越。” 
要说到小狐狸对陵越的第一映像……除了剑眉星目,潇洒飘逸外,徒留冷若冰霜。 
陵越只淡淡的朝他瞧上了这么一眼,随后施施然的扎堆到了弟子中。 
直到掌事弟子重复发问了次,小狐狸才欢喜答道:“那我就叫陵端。”心中却对陵越嗤之以鼻了番。 
“哟,正巧还是天墉陵字辈。” 
陵端又瞧了几眼陵越方才发问“辈分很高么?” 
“那是自然。”出于对新师弟的关怀,掌事弟子有模有样的解释了遍“好比陵越便是执剑长老的首徒;掌门的弟子也都属陵字辈,更别说其他长老的弟子。” 
陵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随后壮志激昂的问道:“好!你说我是选执剑长老还是掌门呢?” 
路过的弟子只侧目瞧了眼这长得好看脑袋却不灵光的准师弟,心中略带哗然。 
掌事弟子听了只笑的弯着腰拍了拍陵端“你倒还自己安排上了;你若真能拜得两人中的一位,我便日夜跟在后头,替着端茶倒水,揉肩捏腿,如何?” 
陵端笑呵着举了手“用你们人类的话说,击了掌可就驷马难追喽。” 
掌事弟子笑着与陵端一击掌还不忘在他头上呼噜了一把“什么人类,难不成你还是精怪嘛。” 
为了不让话头偏到奇怪的地方,陵端忙问了声“不知师兄叫什么?” 
掌事弟子清了清嗓子郑重道:“咳 
咳,听清了,我叫肇临。” 
陵端在嘴边念叨了几声,这才笑着应和“记下了。” 
唇角略有尖锐的小虎牙明晃晃的,那丰神俊秀的模样瞧得肇临明显愣了神。 
 
待陵端在见着陵越时,已到了弟子考核最后一关。 
陵端用手肘碰了碰肇临,闷声问道:“这位师兄脸是不是受过伤?” 
看肇临一副不解的模样,陵端自顾自道:“活像个毫无表情的冰块……” 
肇临习以为常道:“我上山也不过几年,那个时候大师兄已经是这样啦。”随后又不怀好意道:“此次考核是大师兄负责的,不如你去跟他搭个讪?” 
陵端白了他一眼,却还是正气凛然的走了过去。 
陵越正蹲在小矮坡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出着神,蓦然眼前的光影被遮了透。 
陵越顺着清冷的月光瞧了过去,却看他无比乖巧的蹲在了自己身前,轻声问道:“师兄,月亮好看么?” 
“被你挡住了。” 
陵端碰了个软钉子,当下也只往前移了寸许将位子给他空了出来,却是让两人更近了些。 
两人大眼瞪着小眼,直到陵越受不住将目光堪堪的离了他“考核马上开始了,你不如多休息会保留体力的好。” 
“我不正在休息?”陵端又问道:“师兄,改日我请你吃鸡吧。” 
陵越面色如常道:“天墉弟子鲜少沾染荤腥,你也戒的好。” 
“不让吃鸡,简直是对它”说到兴起不忘指了指自己“还有我的侮辱!” 
陵越无奈的摇了摇头,嘴角却若有似无得飘过一抹淡笑“你初入天墉,不必跟寻常弟子般,肉食可以慢慢在戒。” 
陵端这才舒了口气,只不过在抬眼时正巧见着他尚未垂下的唇角,当下免不了伸出指尖轻触了上去“多笑笑才对嘛。” 
陵越下意识往后一躲,在看到他明媚的眼眸时只堪堪顿住,任由他碰上了自己浅显的酒窝。 
附近的小精灵像是有了感应般只从花草洞穴间翩然而至,透明的翅膀煽动了几下落至两人身侧,空中徒留下晶莹细腻的粉尘。 
陵端瞧着落在陵越肩侧的精灵,笑着说“你这么好看,总板着张脸让别人怎么喜欢你?” 
难得一见的,陵越最后只微红着脸将参与考核的弟子聚集了过来。 
肇临在一旁见着神色明显不自在的人,不由扯了扯陵端问了声:“你跟大师兄说什么了?这么多年还第一次见着他如此局促。” 
陵端一副理所应当“我只说,他真好看。” 

肇临只捂着下巴弯腰将剑捡了起来。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可以猜猜 那个柴夫似谁。

顺便做下宣传

还有4天预售结束

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576444324741

评论 ( 14 )
热度 ( 43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