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晓狗】【玉龙】谁主沉浮(十一)

前文:(一) (二) 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

(十)


‘交心之友’四字萦绕耳侧良久,马超终是耐不住,“不知在子龙心中,我又在什么位子。”

赵子龙垂着眼帘,良久才抬面答道:“孟起自然是子龙的挚交好友。”

马超笑了一声,却将两手搂在赵子龙肩头“不知,我可有幸与你交心。”

赵子龙轻笑一声,微风袭过,拂起那人耳梢卷发,正巧扬到马超面颊,霎时只觉痒到心间,却又听道:“心只有一个,自然只可容纳一人。”如盆凉水般,被浇了个透。

掌间顺着手臂垂下,直到手腕处才是鼓了勇气般攥住那人的指尖,瞧赵子龙面露尴尬,马超依旧道:“当真连个机会都没有?”

赵子龙稍一使力,手倒也撤了回来,拒绝之意何须言表。

马超堪堪收了手,这才道:“子龙不妨考虑一番,日后说不准还有转机。”

直到回了房,马超之言依旧在赵子龙荡起,当下不由想起白玉堂所说“还真被他说中了。”

还未细想,就是听得几声鸟不像鸟鸣,鸭又不似鸭叫的声音从外头传来,赵子龙暂住在府中深处,旁侧石墙便能直通外面。

赵子龙隔着窗户往外瞧了几眼,就是被奇景逗笑了,能看白五爷坐个梁上君子还真是难得“好好的大门不走,非得爬墙。”

白玉堂稳坐在上头,整个人更是靠在长出墙头的歪脖子树干,嘴角噙了一抹笑道:“自然是来瞧瞧我这家花有没有出墙了。”

两人就着高低对瞧了番,白玉堂只看那人现今换了身穿了一身浅白的衣衫,料子轻而薄,微风一拂,便轻飘飘的荡起来。袖摆微垂,腰身处却是收紧了,扣着玉色莹莹的腰带。身形显得修长潇洒,似仙似魅。

白玉堂轻笑了声,只对那人伸了手。

赵子龙自是懂的那人之意,按说这矮墙平日随意一翻就能过去,但如今却是两手相握,借了那人的力往上一攀,等站稳当了,才是就着高度瞧着城内,两道早已挂上了红灯笼,小贩叫卖声,游人嬉闹声比比皆是,如同火热艳海一般。

这般热闹场景,赵子龙自离了常山,便显少瞧见,多的只剩流离百姓。

白玉堂紧了紧手中指尖“今日是一年一遇的灯会。”

赵子龙望着街景,直言道:“灯会向来都是有情人同去,我们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就是被白玉堂拽了把,直接跳下了墙,许是太过突然,直到落地,赵子龙才是撞在前者怀中稳住了脚。那人笑着道:“无论去哪,我都不会放你一人了。”

赵子龙正好靠在了那人胸口,听得心跳成稳,不觉中竟是信了这话。

两人漫步在街道边,无需像男子哄女子般柔情蜜意,只需相伴已然足够。

两人逛到小河边,才是看那儿已有不少的人齐聚再此,人来往去的难免有了碰挤,等赵子龙回身寻人时,倒又被往深处挤了几遭。

“子龙,”说话间,只探进人海中将人拉扯了出来,等赵子龙站定了才觉脸上有一冰凉之物。

白玉堂将脸从花灯后移了出来,笑的如少年该有的明媚“入乡随俗,我们也来!”

赵子龙在纸条上挥洒了几字,那着笔舞动间如同点在了白玉堂心上,让人难耐“写了什么?我看看。”倾身而过,两臂环上那人的肩膀,恨不得将人紧紧箍在怀中。

看了几眼,白玉堂不免嘟哝了声“通篇下来不是主公就是大义,也没看你多写个我。”

赵子龙将纸抽了回来,叠正了才放进花灯中“有些人,记在心中可不比写在这上头好的多。”

赵子龙捞过下摆,将腰弯过小许幅度,看着花灯随着荡漾水波逐渐远去不由一笑“但愿,天下能早日安邦,主公能实现雄韬伟略。”

那人侧脸在火光照耀下显得异常柔和,对此,白玉堂并未多说,只将指尖执起道:“会的。”总不能说,蜀汉只维持了几十年,最终还是断送在了阿斗之手。

有个念想,总是好的。
灯放了,情诉了,两人也及时脱离开了熙攘人群。

站在刘府门前的小土坡上,白玉堂恍惚间像是回到了常山草垛那一吻。

那日月色如这般清凉。

白玉堂从怀中掏出一管竹箫,转而将赵子龙的手挽了过来。

五指缠绕下,竹箫就这么扣在两掌之间,赵子龙瞧了几眼道:“我并不会吹箫,赠我也是白费的。”

白玉堂不怀好意的笑了声,特意加重吹箫二字道:“可以学嘛。”

初识赵子龙全然不懂内层含义,却又看得白玉堂荡漾的神情,不由脸色一红,只将竹箫抽出在那人脑门敲了一记“想不到白五爷还有这种嗜好。”

白玉堂拽了拽赵子龙荡下的衣袖“只对你,才如此。”说罢,人也上前一步“一物换一物,不如你也”指尖点了点面颊,言下之意何其明显。

赵子龙垂目片刻,只将手掌轻扣在白玉堂的眼睑之上:“真不知可否欠了你的。”

沉溺于黑暗中,人的感官自然灵敏些,白玉堂亦是。他只觉有一柔软之物轻吻在唇瓣上,却又不愿多动。

清风拂过,鼻息间只闻到那人发间肤下所散出的清冽淡香,下意识的,白玉堂喉结一动,仿若干渴了小半月,突地前方有了水源,只想将这人整个吞下。

白玉堂手臂一收,将人整个箍在了怀中,舌尖轻挑开那人唇瓣,两舌如灵蛇舞动般。赵子龙只低喘一声,手细微波动如羽毛挠心般。

 

直到回到府邸,赵子龙脸上依旧飘着一抹淡红,再快到房门之时,倒听得一声轻唤“子龙。”

赵子龙回身一看,才是拱手有礼道:“主公。”

刘备与关羽不知何时已闲步走了过来“子龙,你这是从哪回来了?”

想起先前一幕,赵子龙脸色红欲滴血,只好讲话头转向了他处“孟起初来,总不好怠慢的。”

想起先前马超瞧赵子龙的神情,喜爱之意表露于心,刘备了然道:“既如此,等子龙回来后,可常陪孟起了解中原的风土人情。”

赵子龙道:“主公可是有要事吩咐?”

“为防曹操突发进攻,我们得做准备了,明日,你带上一小队兵马乔庄出城,务必将粮草带回。”

先前在公孙瓒那儿,就没少干这类事,对此,赵子龙自是不以为意道:“是,主公。”

等赵子龙转身回房后,刘备才是捋了捋胡子,对关羽道:“你怎么看待马孟起?”

关羽道:“马超是位猛将,若能收为己用,必当在讨曹路上事半功倍。”

听此,刘备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赵子龙那紧闭的房门,笑的一脸冷寒。
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24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