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晓狗】【玉龙】谁主沉浮(六)

前文:(一) (二)  (三) (四) (五)


“子龙,几年未见想不到会在此地偶遇故人”刘备将灯点燃,便是拉着赵子龙坐了下来。

赵子龙寻思半响道:“自离了公孙瓒,子龙空有番抱负却只得隐于世间,直至前些时日听得玄德赢了曹操半招,想着明主或许已出。”

刘备闻言畅然一笑,着手就握住了赵子龙的手“有了子龙,又何愁不能成事。”

赵子龙轻笑应和一声“主公赏识之恩,子龙终不会背叛您对我的恩德。”

刘备自是知晓赵子龙为人忠诚热胆,一声主公,便是得了此人之诺,而他也必定会相守一生。

直到将以往的事絮叨完,刘备才道:“子龙,明日你便外出招募数百人为伍,势必要低调行事。”

赵子龙点头应是,转身便要离去,却又听刘备道:“你我兄弟二人,多年未见,不如今日同床眠卧。”

赵子龙本是无谓的,转而倒是想起了白玉堂,只好出口婉拒道:“主公好意子龙心领了,只是将好友一人留于房内始终不该。”

刘备顺着胡须,似是话中有话般“好友可是那白衣少侠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白少侠相貌堂堂,不知子龙是从何处相识而来。”

虽不知刘备此话何意,赵子龙也是随意一答“先前遇着几次凶险,多亏白玉堂相救,一来二往,自是相熟的。”

刘备哦了一声,了然道:“如此,你便先去吧。”

等赵子龙回了房,就是看白玉堂手拿白布轻柔的擦拭着剑身,直到合上了门,才听那人道:“刘备未将你留下?”

赵子龙倾倒了杯茶,道:“留我做什么?”

“抵足而谈,促膝而眠。”

赵子龙刚喝进半口,就被这话噎的咳了几声,直到缓过劲来,才是看白玉堂撑着下颚,一脸纯良的盯着自个儿瞧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刘备最喜爱跟人一块睡以便联络感情,我这还不是担心你被迷的找不着北了。”

赵子龙把玩着茶盏,唇角轻柔带笑“谁的醋坛子翻了。”

白玉堂随之一愣,衣袂翻动间转而坐上了桌子,端的是一派风流“我还不至于吃刘备的醋。”

“既然如此,夜已深了,我也该回房了。”赵子龙转身之际,却是不经意多说了一句“主公命我寻访能人,短则三五日也是回不来的”

果罢,白玉堂先行耐不住性子,反手就拽住赵子龙,身子也随之往前一纵,整个人都恨不得挂了上去“此去想必路途凶险,不带个保镖随身?”

赵子龙侧过脸,只瞧着那人孩子的模样,不禁笑出了声“少侠,你这是看轻了我,还是看重了你。”

白玉堂双臂一展,顺势将人圈在了怀中“我,看中了你。”

话里话外之意无不让赵子龙红了脸,一时又找不到话来反驳。见状,白玉堂只在那边轻语了句“今晚,陪我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白玉堂只觉手腕一疼,赵子龙两指紧捏住自个儿脉门,那咬牙瞪眼的模样虽说可爱却也着实觉得肉疼“子龙,有话好好说,松手。”

赵子龙只松了一分,嘴上依旧道“陪你做什么,嗯?”

“盖被,纯聊天。”白玉堂嘿嘿一笑,又是不记疼般靠了过去,对此赵子龙也是没了脾气,手下这才收了力。

赵子龙犹豫下还是将腰封取了下来,正当垂目解里衣时,温热身躯又是靠了过来,只轻语道“我帮你。”

温声细语中,赵子龙终是没法子拒绝,正如那日荒原草垛上,那略带微醺之吻,醉了自身,也迷了心。

白玉堂指尖微凉,只轻轻一扯,里衣顺势打开。掌心湿热,有意无意间在赵子龙胸前抚过,不时让后者呼吸一滞。

见赵子龙如木头一般,屹立不动,白玉堂刚将衣服放于一旁,又是握着前者的手将人往床边一带“子龙,你很紧张?”

赵子龙摇了摇头,只独自一人爬上床,尽量靠着里面躺了下来,又好似不舒服般,翻了个身将脸挡了起来。

白玉堂无法,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,对着床边红烛一吹也就爬上了床,许在无人能见的环境之下,能让人生的胆大些,白玉堂轻笑一声将那人怀抱在怀中。

温香软玉,白玉堂思于之前惨痛,不免半睁了只眼打探着眼前境况,却是看那人毫无反应,这才放心将下颚枕在那人肩头,轻声呢喃道:“无论你信与否,我是真的喜欢你的。”

赵子龙眼眸微睁,唇角扬起,手也在犹豫下终是覆在了胸前手背之上。

白玉堂又道:“赵云,字子龙,常山人士。你们之事我都知晓……包括结局,可我却无力改变……”

听到最后,赵子龙耳边越是混沌,连带脑中都成模糊一片,依稀只记得那人曾说过的一句,无论如何,我只愿你能活着。

 

赵子龙与白玉堂一块推门而出时,正巧遇着柳慎与刘关张四人,“主公,言成。”

白玉堂将腰带一系,跨门而出之时才做了介绍“白玉堂。”

几人这才从愣神中反应过来,几番来回问好后,柳慎才拽了把赵子龙道:“子龙,你整晚都与他睡一间?”

“有何问题?”赵子龙皱眉不解,轻声发问之际,其余几人也是几眼相看,笑而不语。

看柳慎支吾半天也是说不出个所以然,赵子龙只好拍了拍发小的肩,转而对刘备一拱手“时日不早了,子龙与玉堂先行一步。”

刘备点了点头,就是玩味的看了白玉堂一眼“有了白少侠照料,想必子龙此行定当顺利。”

听赵子龙言下之意又得有远门要出,柳慎这才急道:“子龙,你要去哪,我也去!”

赵子龙道“言成,你就留在主公身侧照料便好,我很快会回来的。”

柳慎还要说些什么,就听张飞咋呼道:“柳小哥,你就别去碍他们的事了。”

刘备与关羽自是笑着不答,只在将两人送出门之时多嘱咐了几句。

“他们笑的也太渗人……”

白玉堂垂头憋了阵笑,才凑到赵子龙耳边轻说了句,而后又立马往前一蹦,等后者反应过来才是追了过去。

“五爷我好歹也是靠脸征服万千少女,打人也不许打脸!”白玉堂往旁侧一躲,正好捉住那手腕握于掌间。

赵子龙忿忿道:“打坏了才好,省的那些懵懂少女受你欺瞒。”

直到两人上了马,白玉堂才是打着正色道:“此生,我只不会欺瞒你一人。”

赵子龙这才算是泄了气,却又从于心一般,唇角带笑。

只可惜好景不长,两人还未多处多久,空中就是串出一阵响炮,白玉堂抬头一瞧才是拽了把马缰。

看那人忧心之色,赵子龙驾着马踱步到他身侧,道:“想必是遇到了重要之事,你快去吧。”

白玉堂微一点头,临走却也不忘叮嘱道:“遇事切莫冲动,一定等我回来。”

而有些麻烦是你不招惹,也会如影随形的。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35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