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藏空】西行那些事♂儿(2)

前文:(1) 


路遇女儿国,阴阳两颠倒

“自上次之后,和尚还真是越来越贱。”鱼怪搅了搅稀得只剩浑浊水花的粥,随意看了一眼,就是把皮抖了下来“看大师兄的眼神也越来越浪。”

“这满满的都是爱。”猪头看着明晃晃的太阳,就是说了一句。

鱼怪也盯着天上看了几眼“猪头,什么时候在太阳上都有姘头了。”

猪八戒切了声,就是在脸上扑起了粉,这刚捯饬了没几下,就是往鱼头身边一靠,贱兮兮的望着那两人“你说,师父什么时候能吃到大师兄?”

舀粥的手一顿,鱼怪就是摆出了个惊恐的表情“师父他还吃猴?”那神色要是半夜来看,早将路人给吓得提前嗝屁。

孺子有多不可教,猪头现在是明白了“煮你的粥去!”

“这不一直再煮!”将汤勺往锅边一砸,就是气的直嚷嚷。

看鱼怪又得发病,猪头只好舔着脸“哟,粥都要烧干了,二师兄给你找水去。”

听着嘈杂刺耳的声音,和尚一本正经道:“他们还是这么相亲相爱,为师心内甚安。”手下力道依旧不减,脸上谄媚之色不以外人道。

孙悟空不耐烦的切了声,随之眯了一眼把人从上到下给瞧了遍,这才不耐烦的将嘴边枯枝往地上一扔,拽过和尚的衣襟就是一个反身,瞬时将人压在树干上“秃驴,我看你是皮痒了!”

和尚嘿嘿笑了声,也不做挣扎,毕竟对于自己这弱鸡身材,唐僧还是有着实力悬殊意识的“悟空,你看又冲动了不是,为师这是爱你,你怎么能这么粗暴呢。来,”手不怕死般在悟空头顶抚了几把,顺了毛“放开为师。”

孙悟空被抚的舒服,嘴里不住吱吱了两声,在看到那人玩味的眼神,才是反应过来,随后更是咬了口牙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

“为师可是看过西游记的人,前方便是女儿国了,下一难即将开启。”

还未听完,孙悟空就是冷嘲了番“敢情这是怕死了?”

再看和尚倒是比较淡定,转而握上了紧攥胸前的手,如今猴子维持这人型,这手摸上去还真算的上是滑嫩“我们可是得喝子母河的,我这不得为你肚子里的孩子”说完还笑着在孙悟空肚子上摸了把“提前找个爹嘛。”

孙悟空眼角一挑,就是发散思维了起来,却又立时鸡皮疙瘩满了身,手也往旁一甩“少唬我!要找那也是替你孩子找爹!”

和尚点了点下颚,就是一拍掌“那为师就吃点亏,勉强同意了。”

“和尚..”孙悟空用晶晶火眼扫视了几遍,只被这人从内散发至外的奸笑膈应的慌“又打什么鬼主意?”

“为师只有颗真心,对你从不会存鬼主意的”两眼圆睁,还不住点着头,整张脸都暴露着满满的诚意。

 

可这话只在隔天傍晚,就被孙悟空脸色潮红的模样给打了破,和尚用手背在蹭了蹭依旧泛着热的额头,两腿一盘,就是叹了气。

这话要说起来,还得从子母河说起。

既有这一劫,唐僧也不扭捏,两眼一闭,鼻子一捏,就灌了口,只留孙悟空一脸好笑的看着戏。

要不说劲头足呢,不出一炷香的功夫,和尚跟猪头的肚子就跟打了气一般,直挺挺的涨了起来,好比凡间怀胎七八月之样。

最怕空气突然安静,更怕在安静过后传来一阵跌宕起伏的笑声。

这会和尚更是痛的气都喘不匀,手紧捂着肚子,一脸便秘的表情“死猴子,要笑就过来笑!”就这一句,说完只成汗流满面,咬牙切齿了。

等猴子摇晃着身子走了过来,才是勉强勾唇说了句“说过,不要叫我死猴子!”将怒气一压,猴子就又换了副面孔,两手在和尚肚子间一触摸“师父,干脆你也不要喝落胎泉了,直接生个没毛小秃驴出来,”说着又对躺在一旁只顾哼哼打滚的猪头踹了脚“还俗岂不挺好。”

猪头被这一脚踹的又往旁边滚了滚,才是喘着粗气“师兄,你,你这么快忍不下,要跟师父私奔了!”

孙悟空抿唇一笑,举了拳头,就是揍了上去。

打归打,孙悟空却是避开了肿胀的肚子,只往猪头脸上招呼,等解了气,才是一拍手,指尖够到耳边将金箍棒唤了出来,棒子落地那刹,孙悟空将脸一侧,挑眉间又是一声轻笑“师父,这回你可是犯了杀戒。”

等孙悟空一个筋斗翻远了,和尚才是回了神,随即苦笑着叹了一气“这一难,你可满意。”

“唐玄奘”忠厚之音于九重天外飘散而下“这百年来,还未想通,可曾有悔?”

“佛家说,众生皆苦。如若不可体验凡人之心,又何谓众生,又怎可算在六道之内。”

等听到声响,和尚才是挣了眼,却没料到,水桶一着地,那猴子就是泄了气般,倒了下来。

和尚下意识间双臂一展,就是将人揽了过来“悟空,你怎么了!”

叫了几声,孙悟空才是捂了耳朵,不耐道:“死秃驴,我还没死!”

和尚这才舒了气,却又左右遥望“悟空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你别管”孙悟空呼吸急促了起来,却又勉力撑住和尚的肩膀,半起了身“那有处破庙,先,先过去。”

看着瘫软成泥的猴子,和尚只好看向躺在一旁安然养胎的猪“死猪,别睡了,现在怎么办!”

猪头眯着眼看了记,才是悠哉说了句“师父,体现你男友力的时候到了。”

鱼怪用藤条拖着早在木板上躺平的猪,就是不忍直视的看着前头“等师兄醒了,可以准备涮唐僧肉了。”和尚依旧紧攥着那人的肩膀,一步一脚印的往前拖着。

和尚一听就是松了手,不住揉了把瘦弱的臂膀“好歹身怀六甲,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啊!”

猪头枕着手臂,挪了个舒适的位子“师父,注孤生啊。”

鱼怪颠了颠怀里的水壶“为何不直接将落胎泉喝了,我也不用拖着这头死肥猪!”

 猪头躺在木板上扑了扑粉“拉二师兄,很委屈么?”

“吵死了!”在这和谐的氛围中,孙悟空低叫了声。

“悟空,你没事啦!”听到熟悉的声音,和尚一个激动就是往前一滑,直接半蹲在那猴头前。

“有事!”后背只觉火辣的疼痛,猴子两手一展,就是对着和尚道:“抱我。”底气十足。

和尚哦了声,刚弯腰一抱,这人还没抬起,就是腰间一酸,又是松了手。

“死秃驴!”

和尚嘿嘿一笑“悟空啊,你看,你能不能变小那么一点点,这样我抬得方便。”

孙悟空不耐烦的看了和尚一眼,见他满是汗水,就连怕平日里还算白嫩的脸上,都成了黝黑一块,这才切了声“麻烦。”

等和尚将猴子重新抱回手中时,才是低头瞧着,如今已成幼孩形态,小脸跟玉琢似得,就是红润的不太寻常,眉目亦是十分清秀。

“悟空啊,想不到你小时候这么和善。”

小悟空将脸靠在和尚肩窝,受着那人热度的感染,逐渐往里拱了拱“啰嗦。”

“这不是啰嗦,是喜欢。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评论!!

下面就是肉了!!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119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