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八ABO】【尘风】上错花轿嫁对郎(十四)

前文:(一)    (二)     (三)    (四)  (五)  (六)  (七) (八)(九) (十)  (十一) (十二) (十三)


将被子掩盖得当,张启山才是对等在一旁的安逸尘道了句“你二弟可想好该怎么处理了?”只是这视线始终停留在床笫上。

“家务事总得要关起门来算。”看那人泛起的担忧,安逸尘只好在肩胛上拍了拍,以示安慰“我们初到长沙,也该随处晃晃了,你照顾好小八就成。”

当张启山不知多少次替齐铁嘴掩好被角,那人正好醒了过来,四目一对,就是听道:“佛爷,肚子难受”几个字带上了浓厚的鼻音,倒显得在撒娇一般。

将人扶起身,齐铁嘴顺势就靠在了张启山肩头“毕竟有了两个人,难受也是正常的。”

“还有谁啊?”许是靠着舒服,齐铁嘴迷迷糊糊间随口就是一问,约莫半响后,只听一声轻笑,才是惊醒了过来“佛,佛爷,你是说?”掌间抚过腹部,略带了些迟疑“真有了?”

“不信?”张启山覆上了那人手背,两掌都这么停留在了腹间

指腹却被振动了一记,张启山疑惑道:“按说不该,这么早就有反应...”

“呃”齐铁嘴吞吐半响,才说了句“可能多了个人,消耗较大。”

张启山对着一笑,就是将衣服替人披好“带你出去吃饭,晚些有样东西交于你。”

 

而陈如风一在长沙街头逛起来,就如脱缰同的野马,在溜达了几条街后,才是被安逸尘搂了回来“我看你,来这一趟,都要乐不思蜀,不愿回去了。”

“这一趟回去了,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在出来”白了那人一眼,陈如风路过糖人摊头,随手拿了一串,徒留一话“大公子,记得留钱啊。”尾音嘚瑟的很。

安逸尘笑着摇了头,却是乖乖掏了几个铜板,转身也就追了上去,等

喘着气搂上那人,却发现陈如风出了神“怎么了?”

身侧行人络绎不绝,多数都将手中挂了红线的纸包往树干上一抛,随即就是许着愿,模样倒是真诚,安逸尘将人往边上一带,就听陈如风道:“今日人倒是挺多的。”

两人身旁正有一摊卦,此时摊主也是将墨镜往下一拉,看清了面前的人,才是笑呵道;“两位看起来并非本地人。”

陈如风一点头,就是在位上坐了下来“老伯,我们是从魔王岭来的,对长沙的风俗并不了解。”

“今日乃是乞巧节,有情人或许会领着另一半来树下拜谢,单身之人又或会来树下祈求良缘,总之呐”老伯望着于微风下,那缓慢荡起的红丝绸带“过后,还会去河边放个花灯,慰藉神灵。”

“逸尘,晚些去不去?”

安逸尘替着那人顺了顺被风吹乱的鬓角“好”宠溺的笑了笑“一起去。”

拢统的将好事都说了一通,老伯才是对陈如风道:“看你有缘,免费替你送上一卦吧。”

“想不到老伯还会卜卦”陈如风性子大咧,倒也没在意,只是将袖口往上一捞,就伸了过去,嘴上也随意问着“不知,老伯你的卜术与奇门八算比,又如何?”

老伯并未答,只是用他那起了茧子的指腹沿着陈如风的掌纹碾磨而过,时不时轻点了几记“自是不能比的。”却在按到一处时,笑了开“但我却能恭喜你了。”

闻言,陈如风看了安逸尘一眼,才道:“何事?”

“有了一月身孕,不该恭贺么?”

 

被安逸尘牵着到了河边,陈如风这才懵懂清醒,模模糊糊就问了句“真有了啊!”

两人手掌紧扣,安逸尘一手也是抚上了陈如风的腹间“等再过几月,你就信了。”

“怪不得近日我总觉得,这肚子确实大了些。”陈如风掌心紧贴着那人手背,似是想将薄弱暖温传递进去。

安逸尘倒是上下看了番,眉毛一挑,打趣意味十足“一个月还没这么明显,我看你啊,明显的胖了。”

胖了..肥了..

陈如风嘴角上勾,努力并着一笑,手上倒是使了力,两手贴合着举在了身前“风太大,再说一次呢?”语调柔和,只是这眼神中倒是充满了热火。

“说你,丰腴了。”

这话一完,安逸尘就是将手一松,往一旁跑了过去,倒是陈如风下意识间就将脚一横,踹了那人小腿肚子“有本事,别跑啊!”

“没本事。”

两人就这么穿梭在人群之间,看着像是仇人间的挑衅找茬,却又在脸上仰着笑,让路人纷纷侧目捉摸不透。

河灯初上,痴男怨女手中捧着花灯,一并抛入了水中,任波逐流,三三两两的人沿着河道追了上去,与其说执梦不如说是念想的好。

陈如风喘息着往安逸尘肩头一靠,就是问道:“放灯么?”

“不了”安逸尘望着息壤人群,侧目就是盯着陈如风瞧“有了你,这事也就不需要了。”

两人又是玩闹了许久,才是在河道下游驻足,本只想看个热闹,却不曾想有些人忙完了事儿,就爱开启八卦模式。

一男子悄然对身侧之人说着“听说了么,前几日,张大佛爷下了城北的矿,据说带出来了一堆宝贝,指不定是想私吞了。”

当传到陈如风身旁时,早就演变成了“听说了么,张启山在城北墓下取了宝贝,这几日说不准私下就要去投见日本人了,长沙怕是不安定了。”

越传越离谱,陈如风刚想上前打断,就是被安逸尘拉了回来,同时用宽衣往两人脖颈一披,向人群外走去“先回张府。”

 

好不容易熬过了大汤小补的晚餐时间,齐铁嘴捂着肚子就是在院中摇椅上躺尸的安逸,眯着眼望了明月就是看的开怀“佛爷,刚才我爹逼我喝那些乱七八糟的,你也不知道帮我挡!”

“老八爷,不也是出于好心。何况,”好在摇椅够宽,张启山往身侧一座,就是紧靠着齐铁嘴“我不也替你喝了点。”

“一口也算?”齐铁嘴戚了声,就是白了那人一眼,这才想起了事儿“你看啊,明月当空的,特别适合收些贵重的礼物”小手一摊,两眼更是挑着。

“贵重的礼物倒是没有,”看齐铁嘴啊了一声,就又躺回了椅背,周身只泛起了一股子萎靡劲,只好从口袋中掏出一物直接套上了那人白皙手腕“心意还是足的。”

齐铁嘴将手腕抬到眼前仔细一瞧,才是半起了身,指尖在手环上敲了一下,果然荡起了回响“二响环!佛爷,大手笔啊。”指尖沿着手环雕槽一一磨过,那样子还真是珍之护之。

“是三连响。”看那人盯着手环不愿放松的模样,张启山只觉好笑,却也牵过那人的手放于腿间,只是齐铁嘴这目光还是跟着随着“大婚之夜本就想将二响环交于你,可这好事总得成双的,我便四处打听,这才将手环凑成了一对。”

齐铁嘴反手握住那人,只能轻声叫道:“佛爷”

“这不过是件小事,如若这都感动的热泪盈眶,我们还剩那么多年,你受的住么。”

齐铁嘴并未回答,只用另一手反盖住了张启山的眼,倾身靠上时,不过两唇相贴。

空中倒也适时的响起了烟火,惊得齐铁嘴一缩脖子,就是被张启山下意识的搂的更紧了些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这一章是不是拖的有点久...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96 )
  1. 大污曼酱言晤酱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