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藏空】九九八十一

之西梁女儿国—上篇

 上篇:【藏空】九九八十一


不对劲,很不对劲,猪八戒扛着钉耙在后面晃悠赶路时,才对鱼头说了句“你有没有觉得,自从猴子眼睛好了后,再也没正眼看过和尚。好像再躲他一样”

鱼怪颠了颠行李,一副语重心长“这两人,不总有个在躲。”

猪八戒又不死心的蹭到了猴子身边“大师兄,你眼睛是不是还没好全?”

孙悟空声调上挑,一声轻恩,就听猪头又补了句“最近你都不惹事了,也不再跟师父抬杠,很不正常!”

“猪头啊。”猪八戒觉得这三个字是暴风雨前的温柔,果不其然,金箍棒在空中旋了几转,直冲脸上而来。

听着身后吵闹,和尚用咯吱窝想都明白了,这一回头,就是一张冒着血的猪头映在眼前“我去,你哪位啊!”随即又是被孙悟空往身后一拽,在猛打下猪头倒是又变了张脸,但依旧肿的跟原型差不了太多“八戒,想不到,你还有..”指头对着猪八戒上下扫视了几遭,才选了个较好的形容词“三十六变,果然厉害。”

“师父,”看八戒叫的如杀猪一般,和尚只好善心一发“悟空,打坏了,可就没人分担行李了。路上,还得多照顾个病患,你看你,还没好利索,就别花太多力气了。”

“死秃驴,你也给我闭嘴!”打的太过火,本身就有些破旧的衣物,领口更是垮了下来,露出一片滑腻好风色。

和尚眼神微转,只觉喉头火烧火燎的,回头就教育起了猪八戒“你也是,明知猴子还没好全,也不知让让他。平时师父是怎么教导你们的,学会做好小孩,相亲相爱。”

“停,师父”被这话刺激的不浅,孙悟空往前滑了一步,就是捂住和尚的嘴,嘴角上扬,硬是堆出了笑“在唱,信不信我吃了你。”

和善的眼神,配上了两边各露出的獠牙,不禁让和尚点了点头,而嘴唇也因缺水,早就起了皮,此时在猴子掌心中蹭了几把,才晤晤示意。

“闹什么闹”鱼怪拖着行李小车施施然在一旁走过“那有河,煮粥了。”

猪八戒颤着手,对着残破不堪的脸随意一揉捏,等甩头在现时,又是一张帅脸“猴哥,我懂,我都懂。”说着还哥俩好的搂了上去。

孙悟空斜瞟的白了一眼“猪头,你懂什么,那死秃驴说,他心里是有我的。”

“那就是有了。”猪八戒轻叹一气“大师兄,你就是石头吃多了,脑袋也硬邦邦的。”

孙悟空隔空取来一块石头,就在嘴里嚼了几口,随后才是无谓的说了句“说真的,感情这种东西我是真的不懂。”

“你个天产石猴,当然不懂”说着用跨处捞出粉扑就打了几记“问我啊。”

孙悟空打量了几眼,就是满目鄙夷“就你?”

“我好歹前有嫦娥和高翠兰,这不经验多得很。”

“现在还不是个单身的死扑该。”

 

看和尚正在溪边洗着手,整理面容,孙悟空早就与猪八戒躲在了暗处,此时更是锤了把猪头咬牙就说了句“真要去啊!”

猪八戒留了个赞许的眼神“感情可不是那么好学的,你得先跨一步。”

“放心,我会用传音秘术指导你。”猪八戒弯过腰就替孙悟空捏着肩膀“别紧张,你就按平时的来,没事抽他几巴掌,骂他几句,师父会老开心的。”

“他..这么变态?”孙悟空挑眼幻想了下,那人在猛揍中表露出的愉悦神情,不禁全身抖了几把。
“起虱子了?”

 

走过去时,正好在沙僧那顺了粥,等翘着脚坐在唐僧身边后,直接将碗递了过去“喝。”
看着那粥不断冒着热气,唐僧当下就摇了头“为师,不饿。”该不会因为上次的话,臭猴子直接要来灭口了,临死前的最后一餐?

“死秃驴,叫你喝,你就喝,哪那么多废话。”孙悟空瞪着人,刚恶狠了几句,就听耳边传了几声猪哼哼“温柔,笑。”

‘死猪!’心内低骂了一句,孙悟空别过脸,特意将脸部肌肉一松,又扬起了个大大的微笑“师父,喝一口”又听那猪说了句‘身体靠过去些,别太僵硬了。’

唐僧看着如此主动的猴子,一时也不知该不该上手,犹豫再三后,还是顺势揽过那人,却又在触及皮肉时,觉察出明显的僵硬。

“手!”一声低吼,唐僧立马将手缩了回来,却又听猪扇了句火‘奔放点,你上次那个艳舞就跳得不错。’

孙悟空掌间紧握,又自气的拾了微笑,指尖轻抚上那人肩胛,不时轻柔弹动,绕着唐僧转了一圈,这之间腰跨摆动很是伶俐,过后才顺势倒了下去,正好跨坐在和尚腿根“师父,真不饿?”孙悟空冷哼一声,替猪八戒定了生死。
唐僧轻嗯了记,暗自想着该不该和猴子说,他是真压到了…却在转眼间瞧到孙悟空那流转的眼波,不自觉间更是陷了进去“还真饿了”
‘好时机!大师兄,在那人身上扭几下,不管男女老少都吃这一套’

这一句下意识就让孙悟空怒吼了一句“不会吧!”

见那人逐渐靠了过来,和尚也不扭捏,小臂一环,就将人搂进了怀中“什么不会?”

‘对你来说是难了点,你还是喂他喝粥吧,对,吃东西最能增进感情。’猪八戒扒拉着杂草,身躯又是往前移了些“大师兄,上呐!”眼前突然出现一指,有点黑,划出了口子。

沙僧冷冷说了句“出血了。”

猪八戒将人拂开“用嘴”

嘴..喂?

孙悟空抿紧唇线,含糊问了句“刷牙了吧?”

唐僧啊了一声,就看孙悟空直接端起粥喝了一口,嘴角依稀带上了白渍。

两唇相触,孙悟空刚用舌尖顶开那人贝齿,还未有动作,就是被唐僧在后背撩拨的手抚的全身发麻,等回过神来,粥早被自个儿咽了下去。

鱼怪不禁感叹“这两在干嘛?”

猪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“亲热,这还看不出来么!没想到师父这么猛,下手还挺快。”

孙悟空晤了一声,反手就是扣住流连于尾椎骨上的指尖,话语模糊在唇齿间“放开!”

 

唐僧刚灌下一口清水,就碰了碰早就躺平生无可恋的猴子“还没缓过来呢?”小声调笑了句“先前那么主动,现在反倒在意了?”

说着孙悟空就是一个鲤鱼打滚,两手直接掐上了和尚光秃秃的脖颈,要使劲又不能的样子,着实让人别捏“那你不会推开?死扑该!”

“作为师父,自然该对徒弟有求必应,既然你有这个需求,为师自然要满足的。”说的正气凛然,这手又开始不规矩的附在那人手背,这毛茸茸的质感,到了冬日,抱起来该更为舒服“喝口水吧。”

“不喝!”两手一甩,就背回了身子“死秃驴,你要庆幸没人看见,不然,我让你马上到西天。”
这下,唐僧犹豫了,该不该告诉他,猪头跟鱼怪观摩了全程?

一想到后果,唐僧立马否定的一摇头,将人掰过就递上了竹筒,笑的一脸殷勤“不喝,我可就用你刚才对我的法子,喂你了?”

看着那水被猴子吞了一半又漏了大半,还是好心情的说了教“这就对了,你看师弟们都喝了,你要是不喝,多不合群。”

将竹筒往和尚怀里一丢,孙悟空撇着嘴躺了回去“哪的水?”

“子母河。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顺带宣传一发,藏空微博主页,伏妖篇藏空推广主页,多来找主页玩嘛


评论 ( 39 )
热度 ( 95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