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藏空】九九八十一

取经路上各种好♂玩的play


“大王叫我来巡山咧!”不成调的山歌在林间荡了几回,直听得人头皮起了麻,而那精怪依旧不自知的哼唧着“小心提防那孙悟空啊,咦阿咦阿哟,特会变那小苍蝇,啊!”

“难听死了!”只见一身影直接从树上蹿了下来,将口中枯草一吐,就是掏出哭丧棒延伸而去,只一记,那小妖就现了型。

“啊呀!”后边的唐僧刚将杂草拨开,还没跑来就是被脚下如手腕般粗的断枝给绊了一跤,等揉着腿睁眼时,就只看到个毫无生气的老虎,嘴边挂了血“悟空,你怎么又杀生!”

瞧见和尚出丑,孙悟空只是笑了声就从怀里掏出果儿啃了几口,含糊说了句“想去陪他了?”掌间棒子绕着转了几下,刚要动作就听唐僧双手合十道了句:“佛祖曰,该活着还是要好好活着,我就不为你多造杀业了。”手指往边上一戳“给他念个往生咒。”

“装模作样”孙悟空吐了几口皮,就是瞧着不远处冒出的青烟“猪头”

猪八戒拿着粉扑拍着脸,那身子一摇一摆晃了过来“大师兄,吃饭了?”

将果壳往猪嘴里一塞,“吃土吧你”胳膊一揽,就是将猪八戒的头直接掰过,面向那山“呆子,看到那烟没?”

猪八戒点了点头

“刚用火眼金睛扫了一遍,有几个大姑娘在清气中泡澡,你要不要”这一回头,差点没将孙悟空恶心坏,瞧着那如瀑布般的哈喇子,整个猴都往唐三藏那一蹦,手还不自觉往白色袈裟上抹了好几把“去晚了,人可就走了。”

猪八戒抹了把口水,两脚都站不住,直接腰一弯,四肢并用就不知闪去了哪。

“荒山野岭的,就算有姑娘洗澡,那也是母妖精。”看要等个许久,沙僧也就将锅具摆了出来,直接在露天熬起了粥。

“对啊,悟空,你总是这么调皮”嘴角含春,孙悟空瞧见唐僧这骚贱样,直接上手甩了一巴掌“死扑该,又关你的事!”

唐僧捂着脸还是蹭了过去,这还没说上一句话,就被孙悟空直接往地上一按,而原来呆的地界更是显出了一大坑来。

对此,唐僧才没空来管,他只顾将膝盖一抬,就蹭了蹭身上那人“悟空,这扑到的有些快,为师还没做好准备。”

“死秃驴,吃你的鱼去吧!”孙悟空随即将人拽起就是往旁一扔,等唐僧在沙悟净怀里站定,才是堪堪问了句“有鱼么?”继而找死的咽了口唾沫“啊!”

“扑该”沙僧顶着鱼唇,不带表情,就这么一松手。

霎时,功德圆满。

金箍棒一出手,就是将泛起的黑雾全数挥散,然,妖怪还未出场,倒见一现了原型的死肥猪往这跑了过来,那丑模样硬是吓得孙悟空往旁一躲,同时棒子飞出,正中身后妖王。

要说这妖王,头顶山雉尾,身穿罗袍罩甲,腰系盘绦,中戴护心镜,脚穿鹿皮靴。见此,孙悟空刁着枯枝,呸了句“装备还挺足”棒子一个延长就是将跑的气喘吼吼的猪仔捞了过来“边儿呆着,看大师兄怎么给你烤鼠肉吃。”

三股钢叉与金箍棒正面杠了起来。

“哟,有些能耐。”

“我好歹是这黄风玲,黄风洞的黄风大王,与你过不了几招,还有面子占山称王?”

孙悟空想了片刻,以前车之鉴道了句“那我就打得你没面子。”

 

将猪仔接了过来,沙僧不住就吐槽了句“你以前那庞然体型呢?现在..”两个手指就将那物拎起来晃了晃“精巧?”

“师父,师父,”被颠的苦胆水都吐了好几遭,猪八戒这才变回了人形,只是苦了沙僧,刚想张嘴讥讽一顿,就被对面那猪喷了满嘴。

“好了,”看着快被打回猪形的徒弟,唐僧不得不开口劝道:“兄友弟恭是好,可也得等悟空下来再说。”

沙僧乘着打累歇歇手的功夫,还不忘多嘴回了句“以大师兄的本事,鼠肉还不手到擒来。”

唐僧抬头望了眼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人,额了半天,才试探的问了句“是快赢了,可,”眯眼看着妖王躲开一记棒打,直退了好几步,那阵仗看着还真了不得“按小人书中描写,这个时候,妖怪该使大招了。”

“死猴子,这么精打!那你看看我这招如何?”说着嘴猛的一吸。

“哼,一个老鼠而已,还真吹上天了!”

刚想举棒而上,冷不防就看一阵怪风袭了过来,要说妖王本事不大,就这嘴厉害,能吹出黄沙漫天的狂风,当下就将孙悟空卷入了阵中,这眼被吹得迷瞪不开,饶有天大本事,也只好如黑瞎子般,不敢乱蹦跶。

背部一痛,孙悟空当下就是闷哼了一声,身子更是像纺车般直在空中打转,金睛火眼更是酸痛,而他还没来得及反应,那怪风如同有了方向般,整个一转,瞬时,天昏地暗。

“悟空!”孙悟空不知被刮到了何处,唐僧心中没由来的焦躁,更是对两徒弟喊着“还不,快,快”不知哪来的风沙,只让唐僧吃了好几口“找去啊!”

“师,师父..”找师兄自然重要,可八戒当下想的只有,恐怕他们千辛万苦将猴子找回来,师父他老人家也是没缘再看了“你身后。”

这会唐僧才明白过来,这回头的功夫,不免对黄风怪挥了挥手“嗨,妖怪先生,这么巧啊,我,我就不打扰了”

“不嫌打扰,唐长老,是要我将你刮进洞呢,还是绑进洞呢?”

唐僧轻手轻脚往后移了几步,才是苦着脸,哑了嗓子的喊着“八戒,沙僧。”

却不见有人上前,回头时,只看到那两早已跑的没了身影

倒还记得喊了一嗓子“师父,等我们找到大师兄,就来救你!”

当下,唐僧也镇定了,只默默在本子上记了一笔,顺带补了一句“只有悟空靠谱!”

 

拨了拨杂草,沙僧就道:“猪头,这要上哪找?”

“来来来,二师兄得教导你一句了。”手臂直接搂住沙僧脖颈,就是一阵语重心长“就算找不到大师兄,我们也得做做样子,好歹良心上还能过得去。”

“不管秃驴了?”

“管,当然得管。要不然上面那位放得过我们?”说着就是指了指上头,而像是有了响应般,当下就是被绊了个猪啃泥“谁,谁啊,大白天就睡路中间!”还没来得及将嘴里的烂草吐出来,就是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“大师兄!”

猪八戒伸出一指探了探猴子的鼻息,就是舒了口气“还好,没死啊,看把我吓得!”

“肥猪,要是死了,大师兄早变猩猩了,你还能搂的住他?”

猪八戒道:“把你能的,那接下来,该怎么办?”

“往前走走,看有没有农家小院,保不齐吃个桃就恢复了。”

使了劲,猪八戒才将孙悟空背了起来,脚下生风般往前赶去“大师兄,你撑着点啊。”

孙悟空未有答话,只是放在猪八戒肩头的手指,轻微点了几下,嘴里哼唧不停。

沙僧看了眼猪头上不断冒的汗“这回怎地跑这么快了,以前不是看见大姑娘才走得动道?”

“嗨,你是不知,别看大师兄全身没几两肉,可重的很,要不快点,我这身猪膘指不定就被榨干了!”

“我不知,你就知道了?”

猪八戒白了一眼“一回生,两回熟。”又是仰天一叹,忆起了美好的过往。

“等等,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。”沙僧回头望了眼,心中默哀了阵:师父头上的袈裟帽更鲜艳了。

 

唐僧打了个喷嚏,就是对身前小妖笑呵道:“妖怪先生,这绳子绑的太紧,皮肉都勒淤了,等晚些时候食用起来,口感可就不佳了。”

小妖左右瞧了瞧“你这和尚巧言令色,我可不像虎先锋那般痴傻,白白送了命。”摸了摸下巴,手直接在绳子边缘一抓,这下是勒的更紧了“除非是大王的命令,不然可别想我松开你。”

“啊!”叫了一声,唐僧又是道:“那你放我去尿尿总成的吧!”

看小妖被烦透了,转身就欲走,唐僧才是急的补了一句“我这要是憋着尿,倒时你们吃起肉来,可别嫌臊气!”

小妖:“.......”

腿脚好不容易着了地,唐僧这会是不嫌憋了,只慵懒的伸着懒腰,才在墙边佯装解着裤子,却又冷不防咦了声“这儿怎么会有金子?”

果不其然,身后那妖,两脚一跨就是跑了上来,边弯腰找边嚷道:“哪呢?”

唐僧轻笑了声“这儿呢。”在那妖回头时,便给了他当头一棒!

“看来,不管是人或妖,钱还真是要命的。”

拍了拍手,唐僧就猫着腰往外跑了去,只留身后功与名。

 

等出了洞,唐僧就是想着两位徒弟的性子,往悟空刮走的方向跑了过去,还没几里,就是看到二货坐在火篝旁,还有一猴在那安睡,当下不免气急道:“好啊你们,师父我在洞里舌战群雄,九死一生,你们就在这悠哉悠哉?”

沙僧往火堆中放着柴,也正烧的噼里啪啦直响“你不也没事,自个儿出来了。”

八戒揉了把快睡着的脸,打了个哈欠,就是道:“师父,你是怎么出来的?”

“尿遁”

最怕空气突然安静,唐僧道:“你们可别小瞧这尿遁,我要与你们念叨念叨。”

猪八戒揉了把胳膊,就是嘘了声“我们刚将猴子打晕,你就让他好好歇着吧。”

“他是大师兄,还是病号,你们也下的了手!”在孙悟空身侧一躺,就是替那人顺了把毛。

许是手法过轻,孙悟空叽叽叫了几声,脑仁自主就靠了过去,不住轻蹭着那人掌间“晤”

看那人完全不设防的模样,唐僧当下就将手环上孙悟空的腰间,那处不比他的心,软着呢“师父在”在那人后颈蹭了把,才是觉得那紧箍硌得慌。

“死秃驴...”

“悟空,你醒了!”

孙悟空轻咳了声,只觉身后那人如狗皮膏药般,贴得更紧了些“我不是段小姐”几字显得咬牙切齿,如若恢复时,想来又该乱吃石头了。

唐僧轻笑了声,顺着头毛的手依旧未停“为师,从未将你当成过她”指尖隔着粗布衣就在孙悟空腰间乱晃“性别不同,我还能看差么?”

“我不懂。”每日面对杀爱之人,又何苦对着那么好。孙悟空有时想,宁可被唐僧鞭打,好歹当做是还债了;可这又摸又吻的,该怎么算?

“你要是能懂”唐僧抓过猴子毛茸茸的手就放到了胸口“这儿就该是肉长的了。”随即掰过后者的肩膀将人转了过来,两手都在唐僧心口安放“只需记得,为师心里是有你的。”

看着粉红泡泡冒了一地的两人,猪八戒翻了个身就冲沙僧说了句“你说,该不该跟师傅讲,猴子非要去救他,我们才上手的?”

“你要是不怕反杀,可以试试。”

临睡前,猪八戒依旧在脑中乱想了一通

师父回来了,大师兄也就安心了,而我们也犯不上守夜了,对谁都是完美的。至于其他的,反正劫难还多,该还的不该还的,有情或是无情,心上总是会明的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会挑几难,显出藏空两人的坎坷路,

并不按照顺序来,九宫真人教导的好,随心随性。

下一难,西梁国留情,子母河结胎。

比较喜欢TVB版全员都喝的设定,

毕竟大圣怀孕,想想都刺激!


评论 ( 33 )
热度 ( 185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