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蔺靖ABO】寒梅煮雪(一)

金陵城中,那棉华夜雪飘洒在千家万户之上,连带屋顶瓦片也被无声落满,又如同粉尘般消散,不时又在同一处积聚。而在那红瓦宫城内,也有一人的心境与此相同,可谓上荡下落,丝毫不敢松口气。

自景琰请缨出使边疆至今,梁帝在未踏足芷萝宫。而如今,却是坐在那处闲的品茶,望此,静妃就已经知道,今晚恐怕没那么简单了,果不然,梁帝抿了口茶,又就着桌上糕点尝了口,才是道:“过几日,景琰就该回来了。静妃,多做些榛子酥,我记得那孩子爱吃。”

静妃微微颔首“是”垂目片刻,还是柔声问了句“景琰守在边疆已有些时月,这离年岁还有些日子,怎么就派他回宫了。”

将剩余糕点又放回了盘中,抬眼就反问了句“静妃,难道不想念景琰?”随后眼又是落到了飘雪之地“边疆想来更是严寒,景琰坤泽之身,能撑这么久,已是不易。”

静妃转身替梁帝续了杯“那孩子,是这么倔的,决定了的事,怎么拉也不会回头了。”

转而又听那人道:“我知,景琰自荐替朕去守那黄土边疆,无非是为证明,坤泽之躯并非得要依靠他人。”不知何时,梁帝已经走到外间,伸手间,掌中已落了一片薄雪,不时,又消弭于温热之中“如若,只是寻常百姓家,或许,景琰可过他想要的日子。可他是朕的儿子,静妃,你该明白的。”

梁帝转身那瞬,静妃就已知晓,拿了茶盏的手也是抖了几下“陛下,可是有了人选。”声带哽咽,只是不知为了何人。

“元国早前就托人带来一纸书信,年岁过后,便会有求亲使团出使大梁。”

又过了几日,梁帝在寝宫内烦躁的来回游走,也是让誉王及太子面面相觑了番“父皇,何事如此烦扰?”

梁帝这才停了步子,转眼瞧着他们“已有三日,景琰却还未回京,连带派去传信之人,如今也是了无音讯。”

“景琰该不会抗命..”说着,太子就是以手掩唇,小声咕哝道:“不再回来了吧!”

“我看不会,”誉王自然又是与太子唱了反调“景琰不会这么不懂事的。”倒难得替这弟弟说了话。

“在晚,可就要年岁了。”

 

熟不知,他们心心念念的萧景琰本是想快马赶回的。奈何,总是有人放着美酒好花不赏,非要派人在这大雪之夜做些血光之事。

萧景琰举着剑的手,已然发抖,血迹也是沿着骨节分明的手指蔓延上了剑刃,积雪上星星点点都是血印子,突兀至极“你被何人指派而来?”

“你无需知道。”一话完毕,那人也不再多说,只是将剑柄握了个紧,直攻萧景琰而去。

那招式来的生猛,萧景琰只能用剑一个格档,却不曾想,那人力道比想象之中强了些许,而这雪势也大了起来,连带眼睫都挂了些。前者眯瞪了把眼,就是使了力与人隔了开来,转眼看那人又要来战,举剑就是在那积了雪的地面一划拉,入眼就剩白茫一片。等刺客挥开白雾,眼前哪还有人。

跑了段距离,萧景琰眼前多出了些许幻影,却又实在撑不下的靠在了树干之上,直到听到身后传来一声“靖王,出身在皇族世家,早就该觉悟了。”

剑峰划过,萧景琰只觉眼前一闪,等反应过来时,已有一人从树枝上跳落“啧,坏事总要到夜晚来做,你们真爱搅人清梦,还真是怪哉。”压塌了些许积雪,萧景琰侧过脸瞧了瞧肩上落雪,总算舒了心。

那人轻佻油滑,手上本事倒与这嘴大不相符,而萧景琰脑子已近迷蒙,也只记得那人有如神助般从天而降,那飘逸裙摆遇着漫天白雪似融为一色般。倒是让人想起了,宫中常用来传递消息所用的信鸽。

就是这人,过于宽了些,到底还是与鸽子不同的。

那人见已落下风,也不再恋战,转身就不知扔了什么,等蔺晨挥着宽袖将烟雾撩拨开时,人早就没了影“嘿,倒还懂得走为上计。还以为又是个,打不过就自尽的蠢蛋。”

这才回到树下,将早就没了知觉的萧景琰往怀中一带,这就上下检查了番“好在无碍,不然捡了个死尸回去,梅长苏又得唠叨一通”看那人脸上尽是雪渍,不免就用袖子替人一寸寸抹了把,这下倒把有些苍白的脸露了出来“哟,还是个美人。”蔺晨轻轻一笑,就是解下披风,替那人盖上,又是一个着力,搂着抱了起来“接下来的日子,有意趣了。”

等回到琅琊阁,蔺晨就将那人衣物全然脱去,放入了早先煮好的热水之中,而自己更是被冻得抖了几下,全然没了刚才救人时的英勇“好在,只是伤了肩头。”将人就这么靠在了浴盆上,好在这水也不多,全然不会让伤口沾到水。

等蔺晨将药瓶摆放出来,萧景琰那脸色已然从白逐渐便回了红润,那圆滑的肩头也聚积了不少水珠。许是火盆烧的旺了,蔺晨尽然觉得口干的荒。

这刚灌下一杯水,蔺晨就是舔了舔唇,撒了些药粉在那伤处,好在口子不深,不然这白皙的身子平白有了道疤,多影响美观“好在遇上了我”无论什么药,总会让人疼的,绕萧景琰平时有多能忍痛,于昏睡中,感官都是实诚的,如今更是闷哼的呢喃出声“皇兄..”

“别怕,我在。”

就这么过了一夜,床上之人倒是没了大碍,多趟几日,补顿好的,也就结了。可这蔺晨就不怎么好过了,区区一上午,就打了不知多少个喷嚏,看的一旁小童憋着笑问道:“阁主,可有大恙?”

喝了杯热茶“无事。”蔺晨就是瞧了眼萧景琰,见那人还在熟睡,这才问道:“江都可有话传来?”

“没有。”随即小童还是不敢确定的点了点头“有”

“嘿”蔺晨就是笑着对小童勾了勾手指“过来”待人一靠近,就是举着扇子对着那人脑门一敲“到底有没有?”

“宗主说,望阁主保重身子,别到时候连带靖王也给染上了。”

“他就没说些重要的?”虽说伤风,蔺晨还是将扇子一打,扇的就是气节。

“宗主说,这些日子,就让靖王待在琅琊阁便好。不过..”

“不过什么,我还能把人给吃了?”

小童算是笑着将话传达完毕“让阁主克制些,别到时将人给吓跑了。”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98 )
  1. 玫姿绰态言晤酱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