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等茗】忘了你,记着你

内含春晚绕口令梗,跨年微博梗

1

“窝喜欢尼”那人笑若灿花,眼神无由来的虔诚。

“谁?”在梦中惊醒时,应昊茗额间早已布满了汗,周身也泛着疼,只有一手被人紧紧攥住,就连两人相连的掌心都已湿透也不自知。

那人逆着光,连带脸侧绒毛也是清晰异常,更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柔和无比“伟霆?”随即头又是一疼,下意识的也就将手抽离出来,轻抚上了缠了白纱的脑后。

许是感觉到了触动,陈伟霆整个人也是清醒了过来,这一下子也就急的半撑在床榻上“昊茗,尼终于醒了,窝马上去叫医生!”

望着那人手忙脚乱的模样,应昊茗只是轻笑了声,又闲不下心的四周环顾了圈,两根指头随意搭在腹部把玩着,直到几个白大褂医生推门而入,这才算神游醒来。

耳畔响着仪器的滴答声,应昊茗还是有些发憷“我是怎么了?”

“尼还缩,录着节目,突然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!”看医生还在那摆弄着,陈伟霆也只好走到另一边,手也紧扣住了那快要与白色床单相融合的手背“接到电话的时候,尼子不子道...窝有多担心。”尾音平缓,似是松了口气,但应昊茗却是将心提了上来。

等了片刻,终是问出了口“我们以前,是不是很熟的?”

2

看着悠然坐在躺椅上晒着太阳的应昊茗,陈伟霆只得皱了眉,这双掌撑住下颚就是一叹。

这边尾音刚落,那边叹气也是响了起来,韩栋以同样的姿势坐在了一旁“行了你,我都过来大半个小时了,你这叹气就没停过。”

“尼缩怎么办?”

“昊茗这样也不错,能吃能睡的。”说着就是戏谑的斜瞟了陈伟霆一眼“除了不记得你两的关系之外,都挺正常。”

“好不容易告的白..”懒散的歪了歪脑袋就是盯着韩栋死命瞧了番“他怎么都没忘了尼?”

“我们这叫同窗之谊,不是你能比的。”本想接着好好嘲弄几番,转眼又是看到陈伟霆神色落寞,也就随意道:“好了,我在帮你想想办法。”

3

看着白纸上密密麻麻的废话,陈伟霆只觉得脑仁发麻“这就是尼想了辣么久的办法?”

韩栋只是点了点头,就对着应昊茗问了句“昊茗,最近觉得怎么样?”

“还不错,好不容易拍完了老九门,也算是能好好休息一下了。”

这句话一出来,是惊得陈伟霆立马上了手“你缩,刚拍完老九门?”

这个反应或许当事人未曾留意,但应昊茗还是被惊了一下,几乎是立马接道:“不是才刚杀青?”说完又是皱了眉,这脑后勺还不住疼了起来,下意识间也就抚了上去。

看到这动作,陈伟霆也是上身微倾,凑了过去“这包怎么还咩有消下去?”说完还不忘上去轻抚了几下。

应昊茗只是摇了摇头,又将话头绕了回来“老九门拍完很久了?”

陈伟霆这手还轻按在那人脑后“啊?”到了这时候,反而是不知道该如何说“恩..”

似乎感受到了尴尬的氛围,韩栋只能干笑了一声“昊茗,你也别想太多,医生都说等消下去,保不齐就恢复正常了。”

4

等过了半月,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,应昊茗闲来无事也就办理了出院手续。

这一推开门,印象之中的环境也没有让应昊茗能够舒下心来,将行李往门口一摆,也就直接往床上躺了过去。

初冬的晚风依旧有些冷,一丝凉爽拂过,窗帘就这么此扬彼荡,这细小的浮动都映入应昊茗眼睑,就如同数着羔羊般,让人昏睡了过去。

一人于黑暗中,或许就会胡思乱想。就如此刻,应昊茗在梦境中看到了很多,幼时那还挂着鼻涕的小孩儿,十多岁独自北漂的少年,也有进了英皇培训的自己。

于此处,应昊茗似乎把他那为数不多的年岁重新活了一遭。熬过了几年的上升期,如现实一样,接了古剑,多认识了一堆好友,以及他。不过,那人的面貌却像数据一般,在应昊茗眼前闪烁不断,还充斥着电波,闹腾的让人不舒服。

等应昊茗恢复了些,这才发现周围场景又是变了一遭。那人于细雨之中缓步走来,拉了自己就是往深处跑去,而周围依旧是无边雾霾。应昊茗就跟个外人一般,跟着那两人到了一处挂上了黑布的白墙之上,那人此刻也顾不得雨,就这么胳膊一甩,直接将宽布扯了下来,那白墙上画着什么,应昊茗只觉得一片模糊,等他用手触上了眼睑附近,只剩潮湿一片。

眼前越发的不清,此刻也只剩了耳边有着声音。

“有窝在。”尾音早已散在了无边细雨之中。

5

等醒过来时,窗外滴答声依旧,倒还真下起了雨。应昊茗随便扯了件衣服往肩上一批,朝着落地窗沿就坐了上去,许是为了图个方便,脸也一歪直接靠在玻璃面上。

透心的凉度还是让应昊茗整个人哆嗦了把,随即就是出了神,耳边听着雨瓣轻砸窗户的声音,眼睛始终瞧着坑洼地面之上一个个陷下去的水洞。

就在应昊茗以为能入定到去世的时候,耳边突的响起了叮铃不断,等着一开了门,就是一大白塑料袋直接堆了过来,这出于本能反应之下,也就双臂一展,把东西搂了过来。

没了货物的遮挡,应昊茗这才看到隐藏在东西之下的那张脸“伟霆?”依旧带着笑,也同样犯了傻气“你怎么来了?”

将东西往厨台一放,才是两指一吧嗒,将袋子打开了个小口,随即眉头就是一皱“打算野营?”里面堆积的食物素材,应昊茗估摸是能让人吃上小半个月了。

“大病初愈,窝特地全副武装去超市采购了些尼爱次的。”刚擦了把汗,陈伟霆也就打开冰箱,随手颠了灌饮料“你妈咪是不是来过了?”家里这么久没人住,冰箱里倒是备货充足。

“恩,专门对冰箱进行了番救济。”随口应了句,手上开始将东西一一摆放出来,等好不容易收拾妥当,应昊茗这才双手叉腰,不阴不阳的问了句“我做?”瞧陈伟霆被这句直接呛了口水,过后还不忘想将头点下去的模样,又是一挑眉“大病初愈。”

陈伟霆坚挺的将那口饮料吞下“不,不然,窝做?”

“这样吧。”将手用水冲了把,就是用铺在厨台上的毛巾擦了几下,嘴上也不曾停下“我们来说绕口令,输了就做。”一回身,就是笑着开了口。

“.....”

“默认等于赞同”指尖在下颚处轻点了几下,就是打了个响指“来个简单的!扁担宽,板凳长,扁担要绑在板凳上,板凳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。就这一句。”虽然带了些口音,但说起来倒还算溜。

对此,陈伟霆只是冷呵了几声,开始试着音“边便扁变...”

“又不是唱歌,你这还矫音准呢?”

脑子里随便过了一通,陈伟霆就是闭了眼,如大势已去一般,直接往外蹦了话“@#$^&%!$# ……”

“停!”这叽里呱啦一堆,应昊茗直接就是上前捂了那人的嘴“小点声,别人是夜半钟声,你是夜半杀猪啊!”说着就是又白了一眼“好好说。”

“晤晤..”双肩一垮,就是摆出了无奈的姿势,看应昊茗还是有些呆愣,舌尖一探,就是在那人温热掌心舔着。

感受到古怪,应昊茗是直接就将手一缩,下意识就是往身后一放“好..好说!”转身的片刻,自认是没人能看到那有些羞红的脸,却忘了,耳尖也是会出卖他的。

看那人的反应,陈伟霆也不再逗他“便担宽,板凳长,便胆要绑在板凳桑..”

“行了..饶了我吧!”

6

猛吸了一口面,陈伟霆就是搅了搅碗,顺带盯着小碟上的荷包蛋,虽说被做成了爱心形“会不会太寒碜了”

“可以啊,你都会用词语了!”应昊茗嘴里嚼着面,手上也是拿过摆放在一旁的小刀,这刚想动手就被一手掌给轻窝了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尼好不容易做一次则么规整的爱心,割了多可惜,何况”将刀子取了过来,就是对着蛋心一戳而过“还不吉利,要则么次”握着刀柄,就是将蛋拎了起来“咬一口。”

瞧了瞧蛋跟小刀的姿势,应昊茗就是挑了眉“这样式还挺眼熟。”说着就是咬了上去。

“咻”为了方便,陈伟霆又是换了个手,也给自己来了口“一箭穿心。”

“嚯,来内地一年不到,这成语用的挺溜。”

“一年不到?”下意识就将小刀往盘子上一放,这声响更是吓了两人一跳“还记得,尼上一部戏似什么?”又是一句试探。

“古剑”

7

“你们两个昨天聊了整整一宿?”脑子还处于睡眠中的韩栋,嘴上只能顺着陈伟霆,同时还不忘含糊问道。

“他这记忆又退了,而且..只是有关我的。”

话语中带了些哽咽,这倒是让韩栋彻底醒了过来,忙是撸了把头毛,就宽慰道:“这只是短暂的,总有一天他会恢复正常的。”话筒那头开始了无限缄默,吓得韩栋是立马想出了个主意“书里说过,这属于选择性失忆症,让他重新经历一次你们之前的事情,说不定有用!”

“之前的事”将话重复了一段,陈伟霆就想了起来,随即又是叫了一声。

这倒是把韩栋吓得差点将手机给扔了出去,也还没慰藉完小心脏,就是听电话传来“窝知道了。不过,栋哥,尼以后还似要少看点小女生爱读的言情小话本。”

“嘿,你小子!”这刚想骂过去,就是听到嘟的挂机音“下次我就直接看你两的话本!”

8

消失了一天,应昊茗本来都打算直接上警局报个挂失算了,但此刻却是被陈伟霆拉着就跑到了小区一角,这处地方因为正在改装,外加大晚上还下着雨,也就没了什么人。

转着圈,看了眼周围,除了墙根有那么两盏小灯外,其余地方都被笼罩成黑暗“你这是要谋财呢,还是劫色?”,应昊茗也不明白,为何会对着并不熟识的人就出口调戏,直到那人很顺口的接了句“劫色尼肯嘛。”才觉得这算是正确的打开方式。

“窝给尼看个东西”说着,也就是将伞塞在了应昊茗手中,独自一人也不遮挡就是往雨里一跑。

当陈伟霆将白布一把挥开时,应昊茗脑侧阵疼了一记,随即更是清醒了一些,这似曾相识的一幕随着那人的解说更为清晰了“以前有个人,每次一到下雨天都爱发呆”墙上画了一个小男孩,他坐在落地窗前,上头并没有任何可遮蔽的东西,而他只能低了头,没人知道那人看到了什么,只因面前漆黑一片,什么都没有,有的只是,无尽的雨夜。

“可是有一天,他遇着了一个帅气无比的男孩”陈伟霆走了过去,只是握上了应昊茗执伞的掌心“或许他绕口令说不好,或许他做饭不好次。可是,男孩愿意永远陪着他。”不再有过多的言语,剩下的只有缄默。

应昊茗换了一手握伞,这次,是他拉着陈伟霆走到了墙边。那处,还有个重点,画上两人,头顶已经有了顶大蘑菇替着遮挡雨水,他再也不是一个人了“画的真难看。”嗓子有些黯哑,应昊茗想,明天保不齐两人都该感冒了。

“我们有的是时间”手臂一收,就是将人扯进了怀中“慢慢画。”

9

陈伟霆喝了口热水,还是不忘打着哆嗦“还好最近在休假,不然口惨了。”

“这会知道焉了”将毯子往陈伟霆肩上一披,人也随意的坐在了身侧

“跟窝回家吧,介绍家人给尼认识”手又是摆上了那人放于一边的手背

闻言,应昊茗只是将手缩了开,仰起头就是靠在了沙发背上“我..好像想起来了。”

“哇塞,什么时候?”这一激动,连带披风落地也未曾管。

“上次,我有偷偷去片场看过你,却看见了伯父伯母..”剩下的话应昊茗没再说下去,陈伟霆也是暗想了起来。

“他们..”

“我知道,你早就想跟家人坦白,可是,他们拒绝了。”几个字说的清风云淡,却让应昊茗还是眼睁大了一下,让自己看上去并不算秃废“还说,要用家规来揍你。”

陈伟霆这下算是想了起来,更是将日子给记了个门清“那日正好是尼录节目出事那天,就因为这个你才分了心?”

“也许。我也记不清了。”

总算是将事情搞了个清楚,陈伟霆也算是放松了下来“小伺候,我成绩不好,妈咪就会骂窝,爸爸接着揍窝,之后还有哥哥姐姐排队来修理。”轻笑了声“可最后,他们都不会森窝气的。”

“忘了跟尼说,就是妈咪,想见见尼。”

10

在台上唱完了几曲,一到后台就是有些气喘,随即拿过手机就是看了眼时间,离整点只差了几分钟,该准备跨年了。

等应昊茗那一场夜戏关了机,刚出了场地,这还没来得及回酒店,就是手机一震

“2017,我們繼續愛”简单的几个繁体字,算是定下了两人今后之路。

整点到了,像是算准了,几颗彩弹立刻蹦上了夜空,瞬间一片璀璨。

看到这,应昊茗笑了,也在手机上打下了一段话,最后想了片刻又是添了几笔:续上未尽缘。

 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,适逢其会,猝不及防。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,花开两朵,天各一方。 

只是,他们终究会在一处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揍人那一段是之前在群里有看到小伙伴分享图片,是等等之前说,自己成绩不好,会被爸妈哥哥姐姐混合双打爆凑一顿

让我们为等等默哀大笑片刻

评论 ( 5 )
热度 ( 81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