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越端】狐妖长成录(2)

上文:(1) 


毫无意外的陵端过了弟子入门考核。

第二日,掌教真人便接见了这为数不多的弟子,在巡视了一圈后心中暗暗叹气。

只一位弟子样貌品行良好。

想罢,涵素只对身侧弟子点了点头,他便道:“各位既能通过考核,想来都是天资过人。经过商议,长老们决定在众位师弟中挑选一人入掌教门下。”

此话一出,下头不由议论了起来,喜悦之色溢于言表。

陵端对此倒是不太上心,只一味的左顾右盼,不时拽了拽闲站在一旁的肇临问道:“陵越呢?”

肇临这才慵懒的往旁瞧了眼,施施然道:“哦,大师兄没来。”

陵端猛的白了他眼“你能不说些废话么?”

肇临侧目瞧着他叉腰气鼓鼓的模样,这才点了点头正色了把“大师兄他,”

正当陵端聚精会神想听下文时又听肇临一本正经道:“有大事儿下山了。”

正当陵端笑着对肇临的脚猛然使劲的当口,涵素心中却是对这与他人完全不同的弟子起了兴趣;对这事完全不上心岂非淡泊名利也。

掌教真人冷眼将阶下的弟子俯视了遍,方才道:“规则很简单,只需将姑获鸟身上尘封百年的封印加固完成。”

肇临对陵端适时的补了一句“往常都是大师兄负责封印的,不知他此次能否赶回。”

陵端小切了声“没他,我一人也能搞得定。”说罢只对肇临不怀好意的笑了笑“到时别忘了称我一声师兄,顺带端茶倒水,捏肩柔背。”

肇临看着霎时汗毛竖起,彷如在陵端后头见着了几跟巨尾,正大力的摇晃着,不时还对他说着句“来喽,来喽。”

 

话是这么说,当陵端独自一人穿梭在枝桠树灌间时,心内还是有些发憷。

倒不是担忧那功力不知深浅的妖兽,而是..他怕黑。

虽说狐狸向来是夜间出行,但他自幼时险些被天雷劈着后,但凡入夜前必定乖乖爬回洞中,这一觉便能睡到日上三竿。

生活习性和人类越发相似。

陵端了无生趣的在林间走了数十步,直到听得百米外有一人轻踏枯叶旋身飞来。

只这回头的功夫,陵越已然飞至他的身前,缓声道:“若来的是妖灵恶人,你怎么办?”

陵端努了努嘴,不以为意“若天墉城都能任妖灵肆意来去,他岂不没了存在的价值?又有何资格称为修仙第一门派呢。”

陵越轻笑了声倒也不反驳只独自往夜色中走去,陵端见了忙是乖巧的跟在了他的后头,先前的气势凌人转瞬即逝。

陵越偏过脸瞧着他道:“你该去完成掌教定下的比试,跟着我也是无用的。”

陵端哦了一声,却依旧紧跟在他身侧,不消时更是拽住了陵越轻荡如水波涟漪的宽袖。

陵越只稍楞片刻却也未曾拽出“我是不会带你去关押姑获鸟之地的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考核如此庄严慎重,又岂可徇私?”

“恩。”

“即便你到了那,我也不会相助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”

 

陵端从穴口处往里头探了探,可谓是深不见底,蜿蜒曲折的隧道又如险象环生一般。

陵端无助的盯着陵越瞧了几眼,后者忙做了个请的姿势,便靠在石墙边一言不发。

“不可徇私嘛,我又不会让你帮我!”陵端往洞内摸索着进了一步,这才回头对陵越抱了抱拳道:“多谢。”

陵越起初终是松了口气,摆脱了包袱放谁合该是高兴,但只过了一片花叶落地的功夫,陵越心中倒又泛起了一丝担忧。

陵越垂眸思筹了片刻,在未多想。

当陵越行到洞底时,陵端正闭了眼摸着墙根艰难的往前轻一步重一步的走,显然也是刚行至于此。

见他依旧闭着眼往姑获鸟那爬去,这才上身将他扯住。

陵端明显一惊,下意识便抬掌打去,陵越未将这招放在心中,只堪堪侧过身,却不曾想掌间擦过之处方有灵力触及。

躲避不及下,陵越多少都被灵力震得脑内一浑,待他瞥了眼陷入深睡中的姑获鸟时,只将陵端搂入怀中硬是咬牙扛了下来。

陵端是被一股子肉香激的回过了神,下意识就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边的细腻嫩肉,当他正欲下嘴咬上一口时,方听到清冷如凛冬清泉般的声音“你做什么?”

陵端睁眼时,这才惊觉正被陵越搂在怀中,而他嘴角的小尖牙已然快将他的脖颈戳破层皮。

陵端尴尬的咳了两声,忙从他怀中起身“那,那个,误会啊!”

陵越指尖轻触先前舔舐之处,心中终是泛起一丝怪异,面上却依旧冷若冰霜道:“先封印姑获鸟,其他事回去再说。”

陵端哦了几声,手忙脚乱的从怀中掏出载有封印的葫芦,只待瓶口一开,便看一连串金色如符咒般的事物旋身飞出,只在姑获鸟周身转了几圈,那物便愁眉不止,痛苦之色显露无疑。

同是妖灵类,见他如此不好受,陵端倒是多了些许同情,只上前几步巡看番。

却不曾想,他这还未近身,姑获鸟忽的展开羽翅,猛的朝自己扇来,显然先前的虚弱之向不过为了让人放松警惕罢了。

陵端连连后退,姑获鸟却只顾盯着他瞧,那如火的巨眼仿若要将他燃烧殆尽。

那羽翅扇出一阵阴测测的黑风席卷而来,陵端见状指尖早已将灵气凝聚,或因如临大敌,他眼角已现出上挑神色,面目颇有化形之兆。

这一击未有打出,陵端蓦然将手撤回。他呆愣的见陵越替自己挨下了一招,那锋利的爪钩猛的抓下如陷入骨肉一般。

而陵越只闷哼了声,指尖亦是泛起了凉意。

待陵端回过神来忙捡起掉落一旁的收妖葫,咒法自口中念出,那苍白的唇却在见着陵越被血染透的衣物时越发颤抖。

比试结果,陵端自是胜出了。

扶着陵越行至殿外,便被他握着手腕往外移了一步。

知他好强,陵端也不挠,只长舒了口气随着陵越走了进去。

涵素面带笑意问道:“当真是你封印的?”

陵端轻嗯了一声,面上倒是难有的羞涩,对此陵越又道:“确实是陵端所做。”

既然幕后功臣都这么说,陵端反而有了底气,当下将下颚扬起,重重的嗯了一声。

涵素颇为满意,起身拍了拍陵端的肩膀道:“三日后拜师仪式,你可准备一番。”

陵端大大咧咧的走出大殿时,霎时觉得阳光正好,却在见到某人正堪堪溜走的身影时,连暖阳都没顾上在吸几口。

“师弟,去哪呀。”

陵端笑吟吟的迎了上去。

“二,二师兄……”

肇临苦哈哈的回了头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576444324741 

最后一天,晚上7点预售结束,总算忙完啦!

评论 ( 8 )
热度 ( 23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