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越端ABO】冰心玉壶(5)

半AU


前文:(1) (2)  (3)  (4) 

举剑风姿讲究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般,陵端瞧着眼前这人如砍柴般的将剑挥来舞去,哪还有先前那修罗的气势。

笨拙的将剑收了回来,便看陵端嘴角含着笑,呆呆的望着自个儿出了神,丁大力忍不住蹲在这人身前问道:“笑什么?”

陵端收回目光,两眼微转间道:“练剑讲究天分,看你这模样”指尖在丁大力身前比划了几下,才啧啧摇头“只有靠后天努力了。”

丁大力只瞧着陵端片刻,才咧嘴笑道:“仙人,你肯教我了!”清风拂过垂在额前的软发,正巧露出了发下那浓黑如黛的眉来,配上眼眸正是目若朗星。

与大师兄倒真有几分相似,不过....陵端瞧着这人傻笑的模样,不由感叹,陵越还不会如此傻白甜。

先前为防止这人因控制不住力道而伤到自己,特意换成木剑以便他来练习。

陵端口中诉着剑法要诀,丁大力瞧着他的动作来练习。陵端手握着四方剑一起一合间尽是破风之声,那挥出的轨迹更显得剑光如虹。

一套剑法耍完,陵端便侧过身子仰着面道:“天庸弟子入门必修剑术,本不该外传的。”

丁大力在原地钻研着剑术,不时问道:“那你为何教我?”

陵端靠在树下休息,自然不会说如此便有了种教导起了大师兄的错觉“有恩必报乃天庸传统。”

丁大力笑而不语,只用心练起了招式。

崖下正巧开着几株桃树,此时风起瓣落,丁大力出剑轻刺,剑气瞬时将缓落而下的桃瓣一击而碎,他心下不免有些得意,便转身去看陵端。

陵端赞许的点了点头,起身绕到丁大力身后,偶有动作不规范时,便轻执起这人的手示例了一番。

却不曾想,这人对剑术倒也有独特的天赋,任何招式只瞧一两遍便如同刻在脑中一般挥洒自如。

等日落之际,丁大力终于停下了剑,汗水淋漓的与陵端一块儿回了一处荒废的草屋。

将锅子架好,陵端道:“你先去洗个澡,等回来便能吃了。”

虽说是木剑,丁大力倒也不忘将它细细的擦拭了一番,这才收起道:“还是我来吧。”

“出了一身的汗,可不得把食物也给熏臭了。”

丁大力皱着眉在手腕上嗅了两把,才呆呆的走了出去。

陵端瞧着这副模样,不由轻笑出声“真是个呆子。”

等丁大力冲了凉回来时,小米正在锅中慢炖,好在木屋虽是无人,却有留下些许食材,洗洗倒也能用。

桌上摆放着洗净的碗筷,丁大力望着不停忙碌的身影,鲜少有了一日三餐亲人相伴的感知。

丁大力戳动着筷子,佯装无意的问道:“你经常做这些?”

“天墉城中我好歹也能排上二师兄,这些又何必我来做。”

丁大力从陵端手中接过粥碗,只听那人垂眸浅笑了声“师兄研习辟谷之法不愿进食,我只有多找机会替他开小灶了。”

丁大力不止一次听陵端说起这人,讲的最多的便是陵越如何术法高超为人光风霁月。

无由来的倒想见见这素未谋面之人。

陵端看着丁大力,不由对他越发好奇起来“你我相识几日,却还未听你提及父母家人。”

那日凶徒称他为丁隐是真,那眉目间泛起的血气亦不假。

当醒来之时,他又成了纯良朴素的丁大力。

丁大力平淡的回答“不过孤星一颗。”那浅眸中所映出的情感好似湖底幽藻浮动,凄凉惨淡。

每人心中都有解不开的结,陵端心中亦有,所以他懂,他便不在问。

陵端只笑着扯了扯这人划了条缝的袖口道:“这么不小心。”

丁大力低头看了眼“大约掉崖时,碰巧被尖锐的石块划了道。”

陵端本想起身找寻针线,无意间却看到丁大力手腕上方有这一块不大不小的烫疤,不免惊奇问道:“你这伤如何来的?”

陵端瞳孔倏然微睁,手上之力不免加重了几分,丁大力闷哼一声,抬眼便瞧得他早已收起嬉笑的面貌少有的正经了起来,心下虽有疑惑却也如实道:“师父捡回我时便有了。”

犹记得,大师兄曾说起幼时与稚弟走散,他便被执剑长老带回了天庸,两人经历如此相同,连手腕伤疤都如出一辙。

陵端抿了口粥,继而抬头细细看着这人的面庞问道:“不知,师承何派?”

丁隐吞吐两声,有了一瞬的失神“蜀山..不过”

看出丁大力有着难言之隐,陵端当下也不直言只善诱道:“你可想找回失散许久的家人?”

说到家人时,陵端明显瞧得这人眼眸发亮,虽只一瞬却让他接了下去“天庸有秘术可助你得偿所愿,只不过”指尖挠了挠脑袋,耸肩玩笑道:“只有大师兄会,不如你与我一道去与他会合?”

丁大力看了他一眼,竟痛快的应了下来“一来,亲手将你送回我好得以安心,二来若能寻得亲人最好不过。”

瞧着在一旁拾掇行李的人,丁大力无奈一笑,却又无比珍惜起了剩余不多的时光。

第二日,两人便顺着小路一连走了几个时辰,才算回到了崖上,两人左顾右盼下先去了陵端之前所呆的小屋之中。那走一步瞧一眼的模样倒像极了小偷小摸。

看四周并无人烟,丁大力这才直起了腰板道:“这是欠了谁的债?”

“还不是你..”转眼看丁大力睁着大眼,一副质朴少年的模样,只好摆着手改口道:“我欠了你,总行吧!”

陵端推门进入,对空无一人丝毫不显意外“好在大师兄未有回来。”

看那人明显松了口气的模样,丁大力一针见血道:“你很怕他?”

陵端切了一声,面色如常“我们这是兄友弟恭,尊敬之情。”

明月照空,丁大力寻到陵端时,他正坐在山间石桥上,双腿相枕悬空晃荡着。清风徐来,卷乱了一席衣袂,陵端仰过下颚饮尽杯中薄酒,一举一动间倒有着几分风情。

丁大力走了过去,陵端只笑着给他斟了一杯,桂花所酿制而成的酒香被清风吹来,正如三月杏花天“喝一杯?”

丁大力接过酒杯,坐在了他的身侧,与他一块看着夜间山景“你在等人?”

陵端手中把玩着杯子,听到这问不由停了动作“他总归会回来,我又何必等。”

“若得一人与你两一般,该是此生之幸。”

陵端有时看着自己的眼神很奇怪,分明是在看他,却更像是透过自己看着另外一人。

想到此,丁大力苦笑了声,可他明白,陵端从不会借机将两人混淆“他对你可好?”

“不好。”这话陵端倒是不假思索,面上却又浮起了一丝笑意道:“若我与屠苏一块被责骂,他只会替屠苏求情的。”

“那你...”

看出他的不解,陵端只淡淡道:“他却会陪我一块受罚。有一次,我们出海除妖,险些葬生在鲲鹏口中,幸得执剑长老赶到才算捡回一命。待回去之后,我方知他伤的有多重。”有时,甜言蜜语不过平淡日常。

陵端含了口酒,合着眼,睫毛翕动,却不知是回味着浓烈酒香亦或是品无尽过往。

丁大力望着逐渐变圆的月色,平静道:“可你却毫发无伤。”

陵端嘴角衾了抹笑,这才起身道:“夜凉了,该回去了。”

陵端往前行了一步,却有一道强劲的灵力从背后蹿来,惊觉之下忙是翻身躲过,等回过神来时,身后大树早已应声而塌“丁..隐?”

黑夜里这人的双眼发出火红的光芒,周身戾气暴涨,那分邪魅随之爬上面颊,看的陵端不由心惊。

刚才一击丁隐不过用了二三分力道,而余力却已震得陵端胸口生疼,此刻他亦没有时间作出过多思虑,只看丁隐指尖微动,掌中聚集了强大的灵力,伴随着他迅敏的身形,直朝陵端袭来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虽然这一章没有出场 但大师兄也能适时的找下存在

评论 ( 7 )
热度 ( 52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