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晓狗】【玉龙】谁主沉浮(十四)

前文:(一) (二) 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

(十) (十一)  (十二) (十三)


直到回了邺城外,白玉堂才不阴不阳的问道:“为了马超连主公都不管了?”

“你既然都说无事,我自然是相信你的。”赵子龙朝城门望了几眼,守卫戒严了许多,不时就有巡卫跨刀走过“换身衣服。”说着就把包袱往白玉堂手中一塞。

白玉堂两指捻起麻布衣角,啧啧了两声,才是将包袱大力的合上“真要换啊?”

柳慎一手按上了包袱,就是挑眉挑衅了声“白少侠这么委屈,不如我来。”手上一收力,包袱还未抓起,就是被那人又给扯了回去。

白玉堂堆了个笑道:“你不用换俨然就是难民了。”

对于两人的拌嘴,赵子龙早就习以为常,如今只是拽着白玉堂往后头走去,有了草堆的掩护,倒也放开的解起了衣带“你啊,别老跟言成过不去。”

白玉堂手中晃着衣带,身子斜靠上了树干,就这么打量着眼前脱衣之人“怪就怪,你魅力不小。”没了外衣的遮挡,那领口正巧将小半截锁骨裸露而出,那如玉似的脖颈往上轻仰,顺着光看来,细致的连那绒毛都能清晰印出。

赵子龙将粗布系在腰间,侧过脸就是好笑道:“这么说,还怪我喽?”

“他因你才总找我的麻烦,你该不该对我负责。”白玉堂理直气壮的说着,丝毫不为这歪理而感到脸热。

赵子龙无奈一摇头,这才走近问道:“怎么负?”

“帮为夫更衣。”

这衣服是穿好了,白玉堂手上也没少多出些淤伤“你是真狠啊。”

赵子龙环着胸,仰过下颚,笑而不语。

等三人进了城,正巧看到一小队兵马在公告栏上贴着什么,等人走完,柳慎才将草帽往下一压,佯装路人的往前凑去,随意瞧了几眼后,才退出了人群。

“子龙,马式族人明日便要拉往菜市口问斩了。”

赵子龙道:“引蛇出洞。”随即一声叹息“于公,主公一心想要收服孟起,能救我们也不该不管;于私,孟起与我也有救命之恩。”

听闻,白玉堂也知这人必定不会袖手旁观,按照认知来说,他们必死无疑,现今强行改变史书救下他们,日后不知会不会出什么差错。

看白玉堂许久未有说话,赵子龙只轻覆上那人紧攥着的手“玉堂?”

手间温热,白玉堂这才回过神,轻笑安慰道:“没事”随后又道:“马超定然得到了消息,而救人最好的时机只有……”

赵子龙接了话“夜幕。”

入夜,三人早已匍匐在了牢门之外,看着不远处来回巡晃的官差,柳慎不耐道:“这人怎么还不来。”却还不忘压低了声音。

赵子龙手指放在唇边,轻嘘了声“我倒宁可他不来。”

柳慎道:“那我们可就白白蹲守这么久了。”

“那也好过硬碰硬。”

赵子龙侧耳听过,这才禁了声“来了。”

白玉堂将嘴边草枝吐出,手掌在赵子龙肩头轻拍一记道:“我轻功好些,负责将那帮人引开,你们瞧准时机进去救人。”

赵子龙点了点头,对柳慎道:“言成,你也跟去,两人安全一些。”

柳慎翻了个白眼,就是一句吐槽道:“只顾得上担心情郎了。”嘴上这么说,却先一步往外窜去。

看柳慎已冲出,白玉堂也不好磨蹭,只在扒开草堆的一瞬转身在赵子龙脸上轻点一记“小心。”

等赵子龙回过神时,只听得杂乱离去的脚步声以及撕喊捉拿的声音。

手背触上那泛着烫的脸颊,还没给他太多时间思考,马超果然如期而至。

马超只孤身一人前来,人带的多了,反而会拖着步伐。

马超驻步在外,牢门紧闭,却空荡一片,刚想着是不是曹操老贼的奸计,身后便有了脚步声。

手指拂过腰间,刚举刀挥去,就是看到那朝思暮想的脸现在了眼前,手上的力道却来不及撤回,好在赵子龙早已察觉这人散出的杀气,在刀劈来时,只轻握上对方手腕,四两拨千斤般将招式化了回去“孟起,是我。”

“子龙?”将刀收回,马超才上下打量起了赵子龙,面色早比恢复如初“你没事了?”

赵子龙嗯了一声,左右看了两眼,才快步走到木门前,两指一扣,铁锁应声而落。

等两人走了进去,才知为何外头守卫不算严谨,只因大招放在了里头,赵子龙往前走了一步,对着那淡定如常接着品茶的人道:“高则……”

高则手为之一顿,这才抬眼道:“里头只有我一人,你大可放心。”

赵子龙将马超护在身后,手腕在后头挥了一挥,意思不甚明了。

马超自是不愿将赵子龙一人扔下,却也没有时间在磨蹭下去,只深深看了一眼,大步往里跑去。

终于只剩了两人,高则这才开口道:“你我终于走到了这一步。”一话完毕,高则将浊气吐出,仿佛如释重负一般。

赵子龙指尖早已触上了青虹,却看那人丝毫没有大战一场的酣畅,反而有着与你闲拉家常的模样,这才收了手“于我心中,你依旧是那桃花林中伴我成长的挚友。”

高则垂目半响,勉力勾了勾唇角“既然如此,”将桌上两杯酒往前一推“这两杯中有一杯毒酒,你若选择,不论好坏,我们恩怨算是结了,这次我也能睁一眼闭一眼,放马超离去。”

望着那人坚定的脸,赵子龙只轻叹一声,随意拿过一杯,刚要饮下,就听高则语道:“你不担心?”

赵子龙摇了摇头,满脸自信,仿佛回到那七八幼童之时,两人打赌拉钩之际“有人说,总会护着我的。”一酒饮尽,恩怨全消,情谊不复。

那一晚,高则应了幼时之诺。日后山高水远不知何时能见。

那一晚,马超只救回了幼弟,没人能带的出无法离去之人。

两人带着马休连夜出了城,高则虽有意放过他们,却也不知曹操身在何处,早日离开是非之地最为安心。

两人在破庙中停了脚,马超忙将幺弟放在草垛上,轻声唤道:“小休,小休……”

赵子龙将白龙驹栓在外头,这才俯身查看着马休“经了一系列变故,孩子约莫是吓坏了。等明日,我们上邻镇找个大夫瞧瞧。”

马休虽是昏睡不醒,呼吸倒是平缓,马超悬着得心这才放下“多谢子龙相助。”

赵子龙道:“若没有孟起,子龙早已死去多次,又如何能站在此地相助于你。”

没由来的,马超硬是想起了为救赵子龙而渡进他口中那带了甘甜的苦药。脸不着痕迹的往旁一偏,轻咳了声道:“你有难,我自然是要相助的。”

虽不知这人为何面露尴尬,赵子龙也不愿深究,只问道:“如今,孟起可曾想好去处。”

马超道:“总要将小休送回去的。”

听闻,赵子龙有些惋惜道:“马将军他……”

马超眼眸中淡凉如水,却不乏一簇焰火“这么多日的屈辱,这笔账我会找曹操讨回。”

曹操不缺文韬武略,亦不缺帝王该有的狠厉“既然如此,孟起何不留下?”

马超侧过脸只盯着赵子龙使劲瞧着,直看的后者心里发了毛,才听一声道:“舍不得我?”

赵子龙往火中添了些枯草,说道:“主公求贤若渴,自然是舍不得英雄豪杰湮没在外的。”

当下局势马超早已算清,要说对抗曹操,以目前的刘备来说是没有胜算的,却不能否认他会是个值得托付的好明主。马超伸出手掌道:“日后刘皇叔有难,我必会出手相助的。”

见此,赵子龙欣然将手覆了上去“好。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不能再走半历史了...得飞速回奔到MV里去,再来个一两章可以上肉了 !

评论 ( 1 )
热度 ( 54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