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晓狗】【玉龙】谁主沉浮(十三)

前文:(一) (二) 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

(十) (十一)  (十二)



按理说,两人同乘一骑,闲游在这烟雨青山之间,白玉堂还是较为开怀的。

这几月两人算是去了不少地方,如若不是赵子龙实在放心不下刘皇叔,估摸着白玉堂能将人拐往天涯海角。

白玉堂就这么不松不紧的握着僵绳,全身如软骨一般,紧贴上了赵子龙“刘皇叔三请贤才去了,我们又何必赶趟隆中。”

赵子龙道:“曹操步步紧逼,还是小心些为好。”

白玉堂把玩着赵子龙垂撘在胸侧的软发,宽慰道:“以目前境况来看,曹操还不会轻易出手。”下次在见,就该是赤壁之战了。

先前这人早已预言多次,这话赵子龙还是信了,心中不免放下不少“你可有想去之处?”

指尖依旧与发丝缠绕一处,在听到此问时,倒真停了动作,下颚撑在赵子龙肩头认真思筹了起来“游仙湖踏绿川,有你在,哪都是一样的。”

赵子龙嘴角微翘,如春风拂过心头,徒留柔软一片“油嘴滑舌倒学了不少。”

“油不油,也要你试了才知道。”臂上稍一用力,像是要将身前之人融入自身一般,蜜语甜言就这么呼在了赵子龙耳边。

赵子龙侧过脸不解道:“怎么试?”

白玉堂佯装正经的勾了勾手指,看的赵子龙只好又往后靠了些,当唇上传来一热,后者才惊觉上当。

“唔..”虽说林中鲜少有人,却还是让赵子龙红了耳尖,当下便将身子往前俯了过去,却奈不住腰间之力,硬是给扯了回来。

直到赵子龙气息不顺如干涸的鱼般喘着气,白玉堂才是松了手,只是不停揉着手,嘴边嘟哝道:“这下手可真是狠。”

赵子龙指腹碾过唇角,将残留银线尽数抹去,这才白了那人一眼“我只对你一人狠,这可是特权。”

“不解风情。”

两人打闹之中,去向也就随白龙驹而定了。两人心中早已明白,人若对了,去往何处又何须在意。

白龙驹倒也有灵性,还真将两人往隆中方向引去,等白玉堂将马缰绕在木杆上,才是拿刀鞘在马鞍上轻敲了一记“你就不能往一些山明水秀之处走?飞得往战火燎原处跑!”

白龙驹打了声鼻鼾,仿佛在嘲笑一般,看的白玉堂又要较劲下去“嘿,你还不服气了?”

看白玉堂单方面的朝白龙驹撒着气,赵子龙只觉无奈好笑“少侠都跟你这般”眉间一挑,剩下的话皆在不言中。

白玉堂也不在跟马驹置气,只挥了下摆,转身就追着赵子龙上了楼“在你心里,我是哪样?”

等收拾妥当,赵子龙只顺着阁楼爬上了屋顶,坐在顶头遥看城中,那里琼花盛开,纸笼纷扬,本是一片好风景,却总让人无由来的生出一阵感伤。

在这动乱之年,谁都只想如此,择一空城,与人相伴终老。

思绪还未收回,就觉脸颊冰凉,酒壶不着痕迹的贴了上来“在想什么?”

赵子龙接过酒壶喝了口“在想,悠哉的日子不知能有多久。”

白玉堂紧挨着赵子龙坐了下来,着手就拿过酒壶饮了口“悠哉,我陪着你,开仗,我也陪着你,有何差别?”

细细想着那人的话,赵子龙倒是轻笑出声,转而扬着头道:“你就非得喝我的?”

白玉堂又往旁移了点,就差将赵子龙挤下楼去才停了下来“这酒本就醇烈,现如今更是”在那人耳边道:“香。”

聊着聊着,脚边已积下约十多坛酒,等小二在上楼送酒时,只看白衣卿客将另一位搂在怀中不知诉着什么“客官,可还要酒?”

白玉堂皱着眉不耐的摆了摆手,宽袖随着动作直接拂打在了赵子龙的面上。扰的后者迷蒙着眼,带上鼻音的嘟哝了几声,那模样还真是少见,却又出奇的可爱。

白玉堂想,号称千杯不醉不是酒不醉人,而是未曾遇到甘愿沉醉之人,可他还是遇到了。

白玉堂紧搂住那人,下颚在赵子龙的头顶蹭了蹭“醒醒,不然明日该头疼了。”

“我们算不算共历过生死了。”赵子龙紧攥住白袖,脸一抬就是副眼角含笑的模样。

得,算是真醉了。白玉堂理了理那人被风吹乱的发梢,玩味问道:“不如以生相许?”

本是句玩笑话,却不曾想赵子龙笑着应了下来“好啊”随后又担心白玉堂不相信般,两指竖在一旁,面色认真的补了句“子龙,此生,绝不会违背我们的誓言。”

短短一句,如飘如拂萦绕在了白玉堂的心头“口说无凭,得要留个印证。”

“什么?”

赵子龙脑中混沌,下意识就问出了口,等回过神时,才看白玉堂已俯身靠了过来,两唇相接,酒香四溢。

模糊中,只听那人留了句“不可反悔。”

等赵子龙揉着脑袋醒来之时,只想到昨晚确实不该吹这么久的凉风,头疼欲裂是不好受。

那沾了酒气的衣服自然不能穿了,赵子龙只好换了身蓝白相间的服饰,等穿戴妥当,才将流云抹额系在了额间。

等开了门,赵子龙第一眼便看到楼下两怒目相对之人,其中一个便是柳慎。

柳慎怒道:“好汪不挡道,你没听过?”

白玉堂倒也不恼,只将剑横在臂弯之中“可惜在下与汪无缘。”

听了两句,赵子龙才是无奈的走了过来“言成,你怎么来了。”

看到来人,柳慎才是眼前一亮道:“子龙,总算找到你了!”

白玉堂倒了杯热茶,转手递了过去“喝些热茶,解醉的。”

将茶接过,赵子龙这才想起了昨日应下之言,现如今倒不好意思起来,头也未抬就问道:“言成,可是有何急事?”

“你还好意思说!”柳慎指着赵子龙道:“说好押运粮草,可你这一去就是几个月,一点消息都没有!知不知道我多担心?”

白玉堂斜藐了一眼“有我在,还不用你担心。”

柳慎皮笑肉不笑的驳了回去“有你在,更危险。”

看两人又要干起嘴仗来,赵子龙只好先将之前所发生的事与柳慎粗略一讲,其中自然略过了两人相玩甚欢的几月。

柳慎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,随后又道:“这么说,还是马超救了你?”

赵子龙道:“恩,等我醒来之时,马超也不知去往何处了。”

“我可能知道他在哪。”

赵子龙问道:“在哪?”

柳慎皱着眉回了声:“前段时日,听说马超藏身邺城的族人尽数被曹操抓获,不日便要问斩。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好像更得太慢了...

评论 ( 4 )
热度 ( 32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