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越端ABO】冰心玉壶(2)

半AU


孟河灯会为真,妖邪霍乱亦为真。因此,自然多了些许师弟同行。

陵端虽是不悦,却也没法,好在村庄转眼也就到了。

空气中散发着寥寥腐气,好似有无数肉身烂于此地。与眼前这一派祥和可谓是格格不入。

如此明显的破绽连低阶弟子都能瞧出,陵越自当不用说。当下,便对其余人点了头,周身运转天庸清气已做格挡之用。

一行人佯装无事般踏进了村子,小道两边挂着红纸笼,轻风拂过,倒还在草木枝上悬荡了几圈。

再说这儿依山傍水,虽不如大城市繁荣昌盛,倒也气候宜人,没事赶趟海也够村民小吃几日。陵端看了,不免有些心向往之“倒也别具风情”说罢又是瞧了陵越一眼,身子轻轻靠在了那人肩侧“我是一点都不喜欢这儿。”

陵越一垂首,正巧能瞧到陵端那有些泛白的脸侧,好似一眼就看透了这人心中的小念头“等解决安逸村之祸,再此地待上几日也无不可。”身子倒往旁侧移了开,只在陵端臂上轻拍一记,便对身后弟子道:“小心为上,切莫冲动。”

身后失了靠物,陵端只撇了撇嘴,低声咕哝了句“又没让你陪。”

百里屠苏正巧走过,只留了个冷眼“晚点大师兄还得上别处平妖。”

听到这,陵端还是将百里屠苏的衣袖攥在了手中“大师兄刚才不是答应可以..”

百里屠苏到底没让他说完“嘴硬。”

无故被最小的师弟损了通,陵端却不能上手揍,只好对着百里屠苏的背影捶打了通“懒得跟你计较!”

只在无人看见的角落,百里屠苏唇角轻勾,那笑大约是极其难见的。

一行人直接去了村长家,那人年岁约与陵越差不齐,眉目清秀,举止自带了分书卷气,怎么看都不该窝在这小渔村里头。

村长姓彦字青,三年前突然来了安逸村,虽是个外乡人,却在村民之间有着不小的声望,以至于短短几月便当上了村长。

陵越将其余弟子吩咐在了外头,只三人在厅内与彦青详谈“短短一月已有五人遇害?”

彦青点了点头道:“被发现之时,面色干枯,两眼凸瞪,像极了戏文中精气尽失的模样。”

陵端道:“几具尸身可还在。”

彦青皱了眉摇了摇头“近日闷热不堪,遇害者的家人们伤心欲绝,只好草草入殓。”

两人两两相看了眼,却毫无头绪,陵越又问道:“几人皆是在村外遇害?”

这下彦青面色又泛了难,吞吐两声,才将言语组织了全“出事前,有人目击他们确实出了村,直到傍晚才回来,也与他们打了招呼,毫无异样,可第二日便..”

彦青眸中一片悲凉,等睁眼之时才复清明“望贵派早日除邪,助我们脱离险峻。”

三人出了村,百里屠苏才道:“他很奇怪。”

许是百里屠苏自幼带着煞气,感知到的邪灵波动便比寻常人来的灵敏。

陵越道:“便以彦青作为突破口。”

陵端将手撑在脑后,一脸悠哉的行在了前头,三人自分开打探后,陵端就一直闲晃着,经过一处店铺时,才做了驻留。

那是个手艺小铺,名曲水流觞,陵端抬头瞧了眼牌匾,也就一脸兴致的踏了进去。

店铺较为简陋,该有的却还是有。

有一女子,手上不停忙活着将红绳丝穗编织在一处,在想着法子将玉扣柔和进去,看着也真小巧耐看。

编好了一样,那女子也未作停歇,只看她指尖透着点点荧光,以清灵之气注入玉扣之中。

既不是妖术,陵端看了也不作阻挠,大隐隐于市这道理还是该懂的。

女子终于抬起了头,嘴角带笑道:“公子看了许久,可有事?”

偷瞧虽不光明,陵端也不会难以启齿,只拿过桌边玉扣道:“姑娘这以灵力灌注之法却为新奇。”

“叫我楹觞便可。”说着两眼倒将陵端从头到尾扫视了一通“公子可需同心扣。”

看陵端面露不解,接着道:“两人带上此扣,定能厮守终身。”

陵端指腹碾过透着凉意的玉身,只轻声道:“无意之人,岂能同心。”

楹觞耳尖微动,便听到一道法高深之人逐渐走近,直到入了门,那人才没先前那般急躁赶来,只驻步在陵端身后,柔水神情皆被楹觞看了清。

陵端清了清嗓,才回过神打探道:“楹觞可知彦青在安逸村如何?”

手上动作一滞,自然没逃开陵端的眼,在他以为楹觞不会开口之时,她才缓声道:“滴水之恩,也当结草衔环。”

彦青来到此地,安逸村正当瘟疫盛行,按常人思维必定能有多有就离的多远。

可彦青还是留了下来,每日尽心竭力的照料着村民;直到有一日,得了疫症的村民在昏睡朦胧中看到灿光渐过,有两人踏着白光而来,其中一人好看的如谪仙一般,不似凡人。

这段往事,村民记得笼统,只好将这当成臆想,总归大家都活了下来。

彦青也因此病了好长时日,等他好了,自然被大家推举上了村长一职。

陵端聆听过往却觉不对,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,只好道:“多谢告知。”

转身欲走,楹觞却扯上陵端荡在空中的宽袖“同心难求,遇上了总得试一试的。”

陵端还是将玉扣收了下来,总不能让陵越在门口一直等下去。

陵越站的不远,刚才的话也尽数挺全了,有公事亦有私事。

陵端叫了声大师兄,便觉手被牵了住,两枚玉扣被两手紧握其中。

两人缓缓踏步在竹林小路,陵端眼眸始终盯着粗糙泥地,好似怕踩着什么一般“大师兄,可有查到什么。”掌中溢出丝丝薄汗,清风拂过,透着微凉。

“那五人在村中并不受欢迎,他人对此冷漠异常。”

春雨刚过,天边一道彩虹渐现渐隐,两人行到小溪边,陵端才先行松了手,将同心扣往陵越手上一堆“送你了。”转身就在小溪旁蹲下清洗了把。

陵越摊开手掌,望了片刻,才将其中一扣系在了腰间。

陵端直起身来时就觉腰际一紧,那人不知何时已站在身后,只手臂一捞便将人搂进了怀中。

陵越轻声在陵端耳边道:“我一人,用不到两个。”呼出的湿气十分灼人,而陵端早已被熏红了脸,温热了心。

谁也没瞧见,同心扣散出的细微荧光,好似在中间生出了条红线一般。

至此,两人便扣在了一处。

两人感觉甚好,只留百里屠苏在远处等待遥望“久到离谱..”


评论 ( 9 )
热度 ( 67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