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越端】车与‘车’之不同

江苏2017年高考作文题目

车有各种类型,车来车往,车传递着真情,承载着时代的变迁,折射人世的变化,道出人生的哲理。请以此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,题目自拟,文体不限,诗歌除外。

 

天墉城极富盛誉,慕名而来的人自然不少,也就引发了陵端很头疼的缘由。

这人一多,弟子房总要遭殃,不管收不收入门下,总得管人家住的;其次这成百上千的伙食,足够让人心疼一把开支。而前任掌教早就甩了担子,不知跑哪处仙山游玩去了,现如今也只能由陵越顶上。

陵越生性凉淡,自然不会觉得什么,大不得下山揭些侠义榜也算能有个收入,但凭借陵端与之的关系,少了个人四处玩乐,自是不爽的。

入门考试有了两日,却只有零星几人的资料递到了陵越手上,等随手翻看了几眼答卷,无奈一笑中倒也懂了,怪不得陵端这几日也没了动静。

陵越找到那人的时候,陵端正巧斜坐在洛英湖旁的马车上,手上翻看着写题册子,那小脸上还真是阴晴不定。

陵越悄无声息的站在了那人身后,只瞧了一眼便两指探过,从那人脑后将册子取了过来。

陵端本就看的窝火,手中突地少了东西,这一回头刚炸毛了半句“谁啊!”就是惊得将荡在空中的腿往车上一缩,人也随着手脚往车内退了几步“大,大师兄?”

陵越恩了一声,眼带笑意的看着册子上弟子入门所书写的测题“我说怎么今年收入弟子如此之少。”

等缓过神,陵端才是收了心道:“谁让这帮人这么没眼力界;让他们以掌教坐车出游为题,这,这,这,写了些什么!”

陵越将册子收回怀中,这才两掌撑着马车一并进了厢内“明知我是从不坐马车的,却还出这种题来刁难,何况”嘴角勾起,缓缓吐出了后半句“说的还挺好的。”

那帮弟子刚上山,也不知从哪打听来了两人之间的八卦韵事,连带普通一题,硬是将他给绕了进去。

在那册中,两人总会不时驾着马车红尘作伴,潇潇洒洒;要不就是利用任务之余,两人咳咳咳,不可多说。

想到这,陵端没由来一阵脸红“哪好了!我们也没..”抬眼总有些心虚道:“也没总这样。”

后来,陵端总觉得那时好像被下了降头一般,整个脑袋都是晕乎乎的,只感觉有一人将自己缓缓按倒,指尖顺着衣物轻点游移至腰腹。

那人唇瓣亲启,缓声道“总是这样,也不错的。”

两人的衣物不知何时已纠缠一处,随意扔落在一旁,本该在衣物中静躺的册子,许因外力的缘故,此时已大开起来。

清风卷过,点点细瓣如蜻蜓拂水般沉于湖面,册子一页连着一页轻柔带过。

被冷落多时,小马不过嘶鸣一声,嘴里嚼着几口草,不时转身瞧了瞧那有些微晃的马车,不解般的一侧头。

车内两人畅快淋漓,小册子只定格在了一处。

那儿有小桥流水,有风有雨,看似寡淡,却有两人愿再此相伴偕老。

江心月,杨柳风,杯中雪。

不及你盈盈一笑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车有各种类型,有马车,开车,等等车,小日子过的好,每天都像坐云霄飞车。在车中玩些快♂乐的游戏,将真情从-10cm中传递到心,随着时代的变化,车将成为闺房之乐,也能从玩♂闹之中,悟出人生百态;比如,每次从车内酸着腰起来时,陵端总会咬牙一声,陵越!你丫就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!

嘴上这么说,陵端总愿意次次被他吃的。

这便是人心变化。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70 )

© 言晤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